八度吧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画妖1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花花肠子

第十九章 花花肠子

        “师父,这......?”二叔好奇的问。

        江晓芸冷笑:“钉住了就跑不掉了,走吧徒儿,咱们去收拾了它。”

        说罢,她拿起宝剑就往外走,二叔愣了一下,赶紧跟了上去,看来.....那黑肠子似乎并没对她构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启动了车子,二叔问:“师父,咱们怎么走?”

        江晓芸抬手指了下天空,轻笑:“跟着这群蛾子,它们会带咱们去的。”

        路灯下,十几只暗红色的大蛾子翩翩起舞,拉成了一道虚线,直直的指向街道的尽头.....

        二叔唏嘘惊叹,跟着飞蛾,缓缓的往街道里开。

        跟了不到两三百米,隐约的看见巷尾有个人影闪了下,匆忙的往省道的方向走,那是个头发蓬乱的干瘦男人的背影。

        “把车灯关喽!”江晓芸提醒道。

        二叔关掉了车灯,问:“师父,这就是那个脏东西?”

        江晓芸皱眉一咧嘴:“教了你这么长时间,咋还看不出啥是人,啥是脏东西呀,那人明明肩头上有火!”

        “哦哦哦,”二叔倒抽一口凉气,问:“师父,您的意思是,这并不是脏东西害人,而是有人......用邪法?”

        江晓芸冷笑了一下:“快别废话了,跟着蛾子走吧,别离太近了,被那家伙发现就不好了。”

        二叔把车停下,等到那人消失在省道小树林的尽头,才又启动了车子。

        飞蛾一路把师徒二人引到了一个叫王张村的小村子里,落在一个很破很破的栅栏院子旁的大槐树上。

        江晓芸示意下车,带着二叔悄悄绕到了后院,但听见屋子里传来一声声老妇痛苦的呻吟,屋子里的灯亮着,还有吵吵说话的声音。

        “娘!你这是干啥呀?”男人嚎嚎道。

        “你个傻怂,回来干啥?你一回来,把咱家地点给暴露了,妖人一会就追来,”老妇难受的吭哧道。

        二叔听着,心头一颤,这男人说话傻乎乎的,老太太却似乎狡猾至极,好生的诡异。

        “娘!俺再去杀了他们!”男子凶狠道。

        “你杀谁呀?你要是被公家抓住,娘也不能活了,呜呜呜......”老太婆伤心的哭着。

        ......

        江晓芸轻轻的拨弄开栅栏,露出一道宽缝,麻利的钻了进去,趴在窗台上偷偷往里看,二叔也很好奇,尾随其后,他在连队里当过两年的侦察兵,业务素质绝对是过硬的,小心翼翼,一丁点声音也没发出......

        当他看见屋子里的情形时,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但见一张破床上,躺着一个肚子好大好大的老太太,正在一根根的...从肚脐的位置往外抽肠子,那肠子黢黑油腻,正是之前钻进江晓芸嘴里的那种......

        二叔恶心的胃里翻滚,但见那些肠头被抽出来后,一截一截的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儿,像是有生命的铁线虫一般。他记得小时候,弄死大肚子螳螂,螳螂腹中也有这种黑黢黢的铁线虫.....只是细了好多,而老太太肚子里的,真的就是人的大肠!

        “娘!你别掏了!”傻儿子跪在娘的床前,声泪俱下。

        老太太一脸痛苦的吭哧道:“那妖人,给你娘动了手脚,我现在肚子里有几截儿肠子痛的厉害,要赶紧找出来....不然......要活活疼死。”

        老太婆继续往外抽着肠子,他儿子在一旁帮着她,眼前的情景让二叔简直难以置信!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诡异的事情!

        这老家伙不是墓虎,却是另一种奇怪的僵尸,不是靠锋利的牙吸血,而是用一节节的肠子,真是邪门呀!那些肠子口肛一体,有头有尾,样子虽是人肠,但更像是某种变异的水蛭,蜗居在老太太的腹腔中......

        终于,老家伙找到了被“施妖法”的肠头,但见上面全是黄色的黄豆般的斑点,密密麻麻的,好像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一般,令人难以言状的恶心,二叔知道,这截肠子,正是被师父“针扎”的之一!

        这种被针扎的肠子不止一条,老太太继续翻找着,很快...第二条也翻了出来,被扔在了地上。

        “娘啊!接下来咋办呀?”傻儿子跪在地上抽泣道。

        “逃啊,这里不能待了,”老太婆把病变的肠子抽出来扔在地上,脸上的痛苦似乎也减轻了一分。

        “儿啊,你现在赶紧...赶紧再给娘找点血去,要人血,娘吸饱了,你背着娘走,这地方不能待了,”老太太指挥道。

        “好!”傻儿子一点头,从地上捡起一截儿母亲的肠子,装进一个皮口袋里,着急麻慌的要出门。

        眼前的一切,完全像一场噩梦,二叔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现实,地上几十条人肠子滚来滚去,黏糊糊的一大片。

        “徒儿,放倒那小子,看你的了,”江晓芸轻声道。

        二叔一怔,立刻闪身冲到了前院,那男人听见了动静吓了一跳,看见了二叔,立刻跟疯狗一样抄起家里的铁锹就砸来!

        他这俩下子怎么能跟当过兵的二叔比,几下被踢的躺在地上起不来,再看屋里,那一条条人肠子像是蠕虫一样拼命的往回爬,上了床,往老太太的肚子里钻......

        骇人的一幕犹如群蛇扑食,二叔看见,好多肠子从老太太的嘴里也钻了进去,瞬间明白了!这老人骨瘦如柴的身体,就是个壳儿,真正的祸根,是她肚子里的那些肠子!

        地上依旧蠕动着几条“中了邪”的花花肠子,垂死翻滚着,仿佛已经丧失了“生理机能”.......

        江晓芸一个快步闪身过去,抬剑猛刺,宝剑正中老太婆的凸肚,那枯瘦的身体剧烈颤动着,一滩滩黏糊糊的黑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

        “娘!”被二叔踩住的傻汉子撕心裂肺的狂喊,听的二叔心还颤了下,他不可思议....这汉子是傻逼是咋的?那是个妖怪,怎么就成了你的娘?

        一阵阵烙铁烤灼的沙沙响传来,老太婆肚子冒着浓滞恶臭的青烟,她的身体四肢开始迅速萎缩,脑袋也变成了拳头大小,皮肤焦黑,到了最后,变成了铁锅那么大一块儿,黑黢黢......霉烂风干的核桃一般的事物,难以描述的古怪。

        江晓芸让二叔拎起那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的男人,上前“啪啪啪啪”连扇了十几个耳光,呵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那是不是你娘?”

        男人被打懵了,眨眨眼,看着床上窝着的一大团,黑黢黢的...已经彻底炭化了的,如铁锅一般的斑驳事物,彻底傻了,嘴唇哆嗦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二叔揪住他的头发擒住他,发现男子虽然依旧呆滞,但眸光似乎清澈了许多,不像之前那种混沌疯狗状......

        “娘?俺娘?俺娘咋成了这样子?”他底气虚了许多,音色中透出了害怕的意味。

        江晓芸也不嫌男人脏,用手拍着他的额头说:“机密点儿没?”

        这拍的两下相当于给他“补药儿”男人膝盖一软,登时就要瘫,神经错乱般的嘀咕:“俺娘...俺娘,俺娘到底咋回事?”

        二叔看得很懵,感觉....江晓芸像是打醒了他,男子表现出的举止,开始向正常人的方向扭转。

        痴抖了一会儿,他猛然抬起头,惊颤道:“你们...你们是?”

        “我们是道士,专门来抓这个妖魔的,他封住了你的心窍,让你变成了一个傀儡傻子,听从它的驱使,现在明白些了么?”江晓芸说。

        “啊?”男人不可思议的身子猛一颤,做出惊恐倒退状,二叔看他没有要攻击的企图,微微松开了些手,不再揪着他的头发。

        “说说吧,你娘什么时候开始吸血的,”江晓芸饶有兴趣的问。

        男子如梦方醒的抱住头,抖颤的大口大口做深呼吸,缓了好长时间向二叔和江晓芸讲述了关于自己娘的事情......

        这个男子叫邹军军,以前在村子里经营一家废品收购站,家里很穷,兄弟三人,去年8月份的时候,母亲被查出来得了肠癌。

        大哥和二哥都不管,只有他还没结婚呢,一个人照顾着母亲,这种病一旦查出来就是晚期,老太太耗了三个月,花了十几万欠一屁股债也没治好,走了。

        然而人走了不到一个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天邹军军回家,看见母亲坐在家门口,一脸呆滞的看看着远方的山,身上全是土。

        邹军军吓坏了,两脚发软一屁股坐地上,然而观察了许久,母亲一动也不动,也没有传说中...那种尸变的意思,非但如此,一点也没腐烂,面色红润,也不像是个死人。

        邹军军尝试着跟母亲说话,母亲不理他,就那么呆滞的坐着,直到他背起母亲,准备再把她埋回坟里的时候,老太太开口了,说儿啊,你好狠心呀,娘放不下你,舍不得走,你为啥还要把娘埋回去呀?

        老太太哭着,却没流一滴眼泪,感觉像是木头盒子里发出的声音。

        邹军军是个孝子,被娘说到了心软处,痛哭流涕,连忙把老娘背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