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在线阅读 - 第213章 李二:你给朕解释一下这首诗!

第213章 李二:你给朕解释一下这首诗!

        玄奘站在房间一角神色有些淡然。

        房间正中,殷温娇于陈光蕊对视着。

        本来,在得知自己孩儿回来了,殷温娇是非常开心的。

        这些年来,虽然衣食无忧,但殷温娇却一直对当年让玄奘顺江漂流而走很是愧疚。

        毕竟——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咳咳,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

        试问一个还未满月的婴儿,直接丢江水里顺流而下,那活下来的概率有多少?

        别说是一个婴儿了。

        就算是一个成年人被放在竹筏上,顺江而下,活下来的概率也不大。

        而自己,仅仅只凭着一个虚无缥缈的梦里南极仙翁的一句话,自己就将玄奘顺流而下。

        这世间还有比自己更恶毒的母亲吗?

        更不要说,之后那个自称南极仙翁的仙人也再无一次托梦给自己了。

        或许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

        这些年来自己所受到的折磨可想而知,为了一个虚无缥缈很可能是幻觉的事情,直接搭上了自己儿子的性命,虽然玄奘并没有死。

        但是殷温娇不知道啊。

        这二十多年来所受的折磨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见到丈夫复活。

        那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犹记得初见之时。

        对方还是翩翩少年郎,自己也是双十年华。

        风华正茂,鲜衣怒马。

        心中更有无数报复。

        却未曾想遭受那样的大难。

        二十年之后,对方仍旧是当年的容貌,自己却已经人老珠黄了,更不要说自己的身上还有那样的污点了。

        对,就是污点。

        纵然是自己知道,自己和刘洪之间是清清白白,但是天下人怎么看?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没有人会相信自己说的话。

        若不是为了见玄奘和陈光蕊最后一面,早就以死证自己的清白了。

        “温娇,我们走吧。”

        就在殷温娇胡思乱想的时候,陡然间面前的陈光蕊说话了。

        声音极尽温柔,好似要将整个人都融化了一般,殷温娇顿时感觉整个人都化了,双眼更是噙满了泪水。

        “我不当官了,我们找一个世外桃源,种上十里桃花,养一群鸡鸭。

        春天我们漫步桃林花海,我们摘下桃花酿酒,夏天我出门耕种你在加织布,秋天我们在金黄的稻田中徜徉,冬天我们一起赏雪观梅。”

        陈光蕊深情的看向殷温娇。

        殷温娇已经满是陶醉的闭上了双眼。

        想想,真的是梦一般的生活呢。

        另一边,玄奘已经彻底的看呆了。

        自己这个便宜老爹,自然是从洪江龙宫带出来的,带出来之后就找济颠将他复活了。

        保存完好,灵魂尚在,阳寿也未尽对于一位修士来说并不是一件很难操作的事情。

        啥玩意儿?

        这么简单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阿弥陀佛,贫僧木的感情,也木得法力!

        然后,路上玄奘就顺便把这二十多年来的变化和陈光蕊说了。

        毕竟,殷温娇的想法,自己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想劝的话只能找自己这个便宜老爹来劝了,原本玄奘都在想着是不是要动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

        但是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老爹意外的开明。

        与之相对的,撩妹手段简直也是突破天际了!

        自叹弗如啊!

        “对了,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也一起,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才对。”

        随即殷温娇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头开口道。

        刹那间两双带着各种深意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玄奘内心顿时一阵无语。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这话听着怎么总有种不对味的感觉呢。

        阿弥陀佛,贫僧忍不了啊。

        今天晚上回去就去做个鸡蛋炖鸡肉,来个母子同锅尝尝。

        “阿弥陀佛,贫僧已是方外之人,还是留在长安吧。”

        玄奘有些苦涩的说道。

        倒是想还俗跑路,但是跑的了吗?

        自己今天要死敢跑路,明天如来就敢带着小弟来堵你家门口。

        等等——

        话说,贫僧似乎还有一个平行世界降临卡没用啊。

        等这次事情结束,先用一波。

        万一,要是能躲过如来那个老梆子的探查,贫僧岂不是可以放飞自我了?

        干了!

        也不知道会是哪一个西游世界。

        大圣归来?

        情癫大圣?

        月光宝盒?

        七情愚

        花游记?!

        阿弥陀佛,贫僧我里个大艹。

        垃圾棒子,你家唐三藏是妹子啊,贫僧要是变身的话,读者老爷们会不高兴的。

        陈光蕊夫妇一听顿时急了,张口就要开口劝解。

        “没错,玄奘这小子确实是还没到归隐的时刻。”

        “拜见陛下!”

        “拜见陛下!”

        看到来人穿着龙袍,陈光蕊夫妇顿时弯腰行礼。

        “不用多礼,大唐还需要这个小子啊!”

        李二若有所指的说道。

        随即看向玄奘又有些咬牙切齿。

        城阳那丫头,最近一直往这边跑,真当朕什么都没察觉不成。

        虽然这其中也有自己默许的成分,但养了十几年的小白菜主动跑去让一头猪拱,越想越不是滋味,看玄奘也就越看越不顺眼。

        不就是长得白了点吗,跟个娘们似的,有什么好看的。

        看李二的态度,陈光蕊夫妇顿时对视了一眼,随即告辞一声便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虽然已经决定不再做官了,但是看这样子玄奘很有可能在仕途上有所成就,怎么能够不开心呢。

        一直到两人离去,整个场面寂静无声。

        玄奘不说话。

        李二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玄奘。

        那目光——

        看的玄奘有点发虚。

        “阿弥陀佛,多谢陛下,贫僧突然想起禅房里还有佛经未收拾,贫僧这就告辞了。”玄奘开口,转身就要开溜。

        “站住,说说,这是什么!”

        说话间,李二反手将一本砸在桌面上。

        玄奘瞥了一眼。

        江流儿诗集?

        江流儿?

        围棋少年也穿越过来了,那货难道写的不应该是棋谱吗?

        有那无敌天下的天地大同吗?

        “翻开第八页的《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你给朕好好解释这句诗的意思,来,一个字一个字的给朕解释清楚。”

        玄奘yi)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