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重生俏佳媳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养不熟

第八十四章 养不熟

        老太太被她气了个倒仰,听听,她说了一大溜无非是不想帮忙,还嫌她发脾气。

        林三婶忍着想暴笑出声的冲动,“小曼啊,也不知道你爸妈咋给你想的名,你痛快点行不?”

        这个小曼脾气咋这么直呢,说话还慢悠悠的不着个急,以前咋没发现她这么有意思,对着老太太也啥话都敢说,不过,说得好,说得对,要不是场合不对,她都想暴笑拍巴掌声援她了。

        林小曼淡淡瞥了眼林三婶,“我一直在说,你们要不打岔,我都已经说完了。”

        林三婶脸颊抽动,心想这个死丫头,说个话能把人噎个跟头。

        林小曼看向老太太,“奶奶,要我说,还应该从彩礼上解决。我不相信出了这种事,那女孩家会不要面子不要女孩的死活,只要跟她们好好谈谈,按现在大家都差不多的彩礼,给两百或者三百,再好些好话,她们家肯定会同意的。当然,如果二叔有钱,能掏出这六百,你们就当我啥也没说好了。”

        这回她说得倒快,三言两语的说完了。

        可这算啥办法?

        老太太板着脸,忍气忍得胸闷,不想搭理她,连看都懒得再看,一歪头挥了下手,林二婶赶紧道:“这就是小曼你要说的?全是废话。要是能少给谁嫌钱咬手啊?这不是人家咬死了要六百,要不然……”她看向儿子,恨铁不成钢的,“志国真要进去了你说咋整?你家建军能给他弄出来?”

        林小曼叹了口气,“不能,建军可没这个能耐,你们太高看他了。”高建军也苦笑,他算什么?也就这落后的村子里算是出人头地,可在城里在单位里,他又算得了什么?

        无论是帮忙还是掏钱,他都无能为力。

        林二婶翻了个白眼,“那你说一堆废话干啥?还不是不想掏钱?”

        林小曼又想叹气了,她立刻告诫自己,这个毛病不好,她看向二婶,纠正她的话,“二婶,不是我不想掏钱,是实在没有办法。我爸我刚才说了,至于我,你们要是指着我怕是要失望了。我们新结婚,兜里空空的,只有建军姥姥给的几块钱压兜,要不,我贡献出来?”最后一句纯是玩笑了。

        果然,林二婶一脸的气怒,“谁要你那几块钱!”

        林小曼看老太太那脸色眼看又要急眼,也不想这靠下去,忙道:“二婶,去和那姑娘家谈的是你还是谁?”

        “我和你二叔去的,咋的?”林二婶被她也弄烦了,语气特别不好。

        林小曼也不在意,“我想,或许你们应该找个中间人过去,也许会比你们自己出面要好。”

        就二叔二婶那瞧不起人的脸色,人家能给好脸才怪。

        林二婶一脸不解:“找中间人?这事还嫌不磕碜啊?就我和你二叔就行呗,找啥中间人。”这话说的,原来你们还知道难看啊。

        高建军适时说道:“二婶,其实吧,村子里现在可能都传遍了。”

        所以不存在隐瞒不隐瞒的问题了。

        幸好他们这事和房玉玲不同,虽说出格了,但属于两个孩子自由恋爱……咳咳,虽说是早了点。

        高建军看着林二叔铁青的瞪着儿子想要揍人的表情,拳头抵着下巴又说了一句:“找个中间人比你们出面要好。有些话你们说对方肯定不爱听,找中间人传话就没这个问题了。”

        其实林小曼一说找中间人他就明白了,这个问题上,这夫妻两个,虽说怕儿子被对方告了抓起来,但儿子搞大了对方的肚子,他们从心里有一种优越感,瞧不起那姑娘,觉得对方不可能真告否则姑娘就完了之类的。

        可能不会明说,但那表情和话里话外都会表现出来,对方能愿意才怪。

        所以林二叔和林二婶的态度是一个大问题,找个中间人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老太太是个聪明人,仔细琢磨了一下就想明白了,抬起眼皮说道:“建军说得对,那就找个中人给说合一下。你们看看,找谁合适?”能省下一百是一百,要能说合下来,最少也能省三百块钱。在村里能盖个房子了。

        再说就老二媳妇那个样,她看着都碍眼,嘴里说着儿子作祸了,可脸上的表情分明是觉得她儿子有本事,小小年纪就能勾着媳妇回来,比那个林大魁强多了。

        林三婶往后缩了缩,这种事可别找她,那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

        林二婶见老太太发话了,犹豫了一下,“要不,叫我大嫂……不行不行,她嘴笨得跟棉裤腰似的,我再想想啊……”

        林小曼想冲她翻白眼了,你说不行就不行呗,听听那话说得,真难听。

        老太太看向高建军,“我看,也不用想了,就让建军你妈帮着走一趟吧!”

        高建军愣了一下,没想到老太太点名到他妈身上,不过想了想,他就同意了。“行,回去我跟我妈说。”

        之前林小曼说的那一堆话把这些人都给得罪了,再不出点力怕是说不过去。

        而且母亲为人处事在村子里都算不错的,她出面对方应该能给面子。

        见他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老太太很是满意,林二婶那张臭嘴又出来叨咕了,“看看人家建军,多爽快,小曼啊,你以后可得和建军好好学学,这都是一家人,让你干点啥你瞅这个费事劲的。”

        让来开会不来,让借钱不借,你说说,这还都是姓林的呢。

        想想心里很不舒服,“亏你还是志国的姐姐呢。”

        林小曼笑笑,“二婶,好像志国从来没叫过我姐呢。”二叔家的两个儿子,从来没拿正眼瞧过他们的大爷,何况是她。

        反倒是三叔家的小娅和她弟弟,对她们家倒很友善。

        林二婶刚要说他一个小孩,你跟他一般见识做什么,又想说这不是小时候习惯了吗?不叫姐你就不是他姐了?

        可她什么也没说,林志国倒先嚷嚷上了,“我才不叫呢,我小时候奶奶就说了不用搭理你们,都是养不熟的狼崽子。”

        什么是猪队友?这就是了。

        他这一嚷出来,屋子里先是一片静寂,接着林父伤心之下一声不吭往外走,林二叔站起来去追大哥,“别听他个小兔崽子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