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夺舍了魔皇在线阅读 - 315.讲良心的陈洛阳(3更)

315.讲良心的陈洛阳(3更)

        那一正一魔两把剑,在陈洛阳的感知中,似乎有不同寻常的动静。

        因为自己借助地底幽暗世界维持的拳意镇压仍然存在,所以陈洛阳对此感触清晰。

        放水不能放太过,否则难免让他们想些有的没的。因此陈洛阳没打算减轻自己拳意形成的镇压。

        这种情况下,不利于这两把剑生出变化,但却是他们自己必须去克服的问题与难关。

        唯有这压力一直在,才能给他们变化的动力,有紧迫的环境,让这变化有正当理由。

        等他们真的生出变化后,才会坚信这是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决定。

        至于此后他们可能从韩莓屠山夷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等到那时就无所谓了,木已成舟。

        只要现在他们自己主动求新求变就行。

        陈洛阳对这两把剑现下的变化,乐见其成。

        同时,他再次对照黑壶里提供的某人信息,心中暗道果然如此。

        陈洛阳静下心来,安然等待。

        很快,他先重新等回来韩莓。

        韩姑娘确实是个讲口齿守信用的人,强忍着被敲诈的不爽,带着一大瓶天霖甘露返回。

        陈洛阳自然是笑纳。

        青果树,到了自己手里。

        天霖甘露,也到了自己手里。

        正反两个方向薅同一根羊毛,自己也算是把眼前这个红衣姑娘压榨到极致了。

        所以他很好心,若无其事的说道:“这里两把剑变化喜人,有没有兴趣一起等他们出关?”

        青果树同自己手头第二枚符诏的联系,无人知晓。

        但这株青果树本身,可能引起红尘里少部分人的注意,估计主要还是血河同天河的人。

        毕竟这株青果树,居然为了躲避韩莓血浩然王地三人争斗的波及,而自动下坠,生生破开一个不稳定的虚空门户,跌落红尘。

        这样的东西,显然透出不凡。

        东西最终被韩莓得去,等消息为人所知后,难免会有人找这妹子的麻烦。

        已经快把她薅秃的陈洛阳发挥资本家最后的良心,不介意在神州浩土暂时庇护她一段时间。

        等风头过去后,好让这妹子继续帮他创造剩余价值不是?

        不过韩莓的决定,多少有点出乎他预料。

        “有心了,谢谢。”红衣女子答道:“我也对眼前的结果很好奇,不过有事在身,需要尽快返回红尘,他朝有缘再聚。”

        陈洛阳于是便不多留她:“走好不送。”

        韩莓离开的同时,屠山夷也向陈洛阳说道:“屠某也有事需向教主禀报,需要返回红尘一趟,去去便回,相信还赶得上见证眼前这一出大戏。”

        回去急着汇报我的事…………陈洛阳心中暗道。

        既然之前没有强留韩莓,现在自然也不会阻拦屠山夷,陈洛阳很随意的摆摆手,允许对方离开。

        屠山夷见状,一时间反而有些心里没底。

        如果说着地底幽暗世界是陈洛阳最后的依仗,那照理来说他应该很忌讳自己的底牌曝光才对。

        但现在这样子,却似乎全不在意。

        是真的全不在意,还是在故意充架子,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光头大汉满腹疑惑的离开。

        陈洛阳平静目送对方也出了地底幽暗世界。

        然后他打个响指。

        那株青果树便在石殿之外的幽暗世界里凭空出现,仿佛一直都生长在那里。

        有这幽暗地底世界压制屠山夷和韩莓的感知,他们哪怕从树跟前经过,都难以察觉身边茫茫黑雾中,便立着这株青果树。

        陈洛阳出了石殿,来到青果树下,手按在已经有些枯萎的树干上。

        半晌之后,他心中渐渐有数。

        自己先前通过符诏本身的感知,猜测是正确的。

        这株青果树,可以辅助自己手里那枚符诏。

        他将竹简模样的符诏取出,然后,像伸手入水一样,将符诏探入树干表面。

        再收回手后,手里空空,已经不见了符诏。

        而眼前的青果树,则微微发光,接着开始生出变化。

        已经枯萎的果树,这一刻枯木逢春,重新焕发生机。

        不过很快,果树的变化就更加诡异起来。

        这株青果树,开始渐渐缩小。

        并不单纯是体型变矮变小,而是近乎返老还童一样,越来越像一株小树苗,呈现诡异的逆生长。

        陈洛阳静静看着这一幕,耐心等待。

        看着这株果树,他想到另外一方面,对红尘界里天河血河大战的最新战况有更直观的感受。

        这一战,眼下应该趋于白热化了。

        以至于青锋山陷出一个虚空门户,血浩然同王地两大嫡传失踪,天河血河一时间都无暇顾及。

        这处虚空门户不稳定,眼下渐渐闭合。

        但在其维系过程中,并没有人下来查探。

        这种情况下,怕是都无人知道虚空门户另一边,通向神州浩土。

        陈洛阳则在感受到青果树落下来的第一时间,就派了陈初华前去寻找,并予以监视。

        有了先前几座虚空门户供揣摩钻研,神州浩土古神教眼下对于虚空门户的发现已经有了深入进步。

        准确来说,这对当下的神州浩土来说,是重中之重,预防有来犯之敌渗入。

        眼前的青果树,彻底退化为树苗,然后渐渐沉入黑色的泥土中,不见了踪影。

        良久之后,那枚竹简模样的符诏,重新出现在陈洛阳面前。

        陈洛阳手一招,青绿色的符诏回到他的手上。

        相较之前,眼前的符诏闪动的光辉更加明显,整体仿佛一节竹子,色泽青翠欲滴,又或者翡翠一样的碧玉。

        在这符诏表面,再次浮现一道道玄奥曼妙的符文。

        最后所有符文凝聚之下,仿佛共同组成一个“木”字。

        以后就叫青木符诏吧…………陈洛阳心道。

        他念头动了动,脑海中便重新呈现创命神树的形象。

        这株创命神树,在外观上,跟先前相比并没有变化。

        但是陈洛阳却能清楚判断出,神树相较从前,明显有所加强。

        全方位的加强。

        陈洛阳没有忙着去使唤别东来李故城姬重他们。

        他自己慢慢体悟创命神树的变化,若有所思。

        思考一段时间后,神树消失,黑壶在陈洛阳脑海中浮现。

        他沟通黑壶内那第一枚符诏。

        就见两枚符诏相互影响下,第一枚神秘符诏也因此渐渐起了几分变化。

        这瓦片模样的符诏,渐渐整体呈现一种土黄的色泽,看似平凡普通,但却流露出镇守中央,稳固四方的沉雄气势。

        玉玦符诏表面,也浮现众多符文。

        这些符文,则共同汇聚形成一个“土”字。

        黄土符诏…………陈洛阳点点头。

        他返回石殿中,安然在石座上重新就坐,默默琢磨两枚符诏的力量意境。

        他平静的坐在这里,静等时间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感觉到又有人从外围靠近这方幽暗的天地。

        陈洛阳为来者敞开通道,屠山夷的身形重现。

        “来得正好,快到接盅的时候了。”陈洛阳微笑道。

        “那真是太好了,屠某生怕错过好戏。”屠山夷摸着自己的光头,乐呵呵笑道,然后在先前的位置上坐下。

        “情况如何了?”他关心的问道。

        陈洛阳言道:“值得期待。”

        屠山夷有些唏嘘:“这么快,果然两个都是绝顶天才啊,之前都蹉跎了太久。”

        “现在看来,也不能完全算是蹉跎。”陈洛阳淡淡说道。

        屠山夷赞同的点头:“不错,相当于都在为今日打基础了,若非如此,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他稍微顿了顿后,说道:“不,应该说,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将先前的积蓄都尽数转化加以突破的话,那这辈子也都没有什么指望了。”

        光头大汉充满感慨:“只是,还是叫人觉得很不可思议,天河与血河之间,实在奇妙。”

        陈洛阳一笑:“所以,我才有兴趣。”

        屠山夷稍微思索片刻后,开口说道:“血浩然的希望应该很大,王地那边就难讲了,他修习剑道虽然在天河特立独行,但与血浩然的情况,差别还是蛮大的。”

        陈洛阳对此不置可否的笑笑,正要说话,瞳孔中的暗金光芒微微一闪。

        他便笑着站起身来:“快要开始了。”

        屠山夷随之精神一振,跟着陈洛阳一起来到石殿的门口,向外望去。

        眼前只能看见一片幽暗。

        因为感知遭受干扰,所以屠山夷察觉不出眼前幽暗之中到底蕴藏些什么。

        不过他耐下心来,站在陈洛阳身侧,默默等待。

        陈洛阳双手背在身后,平静看着前方遮蔽一切的幽暗,悠然自得。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幽暗的地底世界里始终寂静无声。

        直到陈洛阳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

        屠山夷精神一振,聚精会神观察四周。

        然而一无所获。

        他沉住气,相信陈洛阳此刻会给以他关照,不至于让他的感知被一直压制。

        眼前没有发现,应该还是他自己观察不细。

        又仔细看了片刻后,光头大汉目光忽然一闪。

        他定睛望着一个方向。

        在那里,幽暗中,隐隐有光辉闪动,仿佛明星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