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请做个好人在线阅读 - 第265章 大义灭亲

第265章 大义灭亲

        “什么?!”

        江守一的最终选择,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余庆惊叹于他的果决,江建新绝望于他的无情。

        而那一众正准备以猛虎下山之势跳出来收网的正道高手,就像是被猛地摁了暂停键一般,惊疑不定地停留在原地:

        “不是吧?”

        “他真要对自己的亲爹动手?”

        李悟真等人都不敢相信江守一会有这样的觉悟。

        他们一开始只是想诈一诈对方,看看他会不会在事情败露的情况下露出破绽。

        而现在,江守一不仅没有露出任何破绽,甚至还拿出了一种令人震撼而敬佩的、大义灭亲的觉悟:

        “江建新!”

        “你刚刚说了,你后来修炼了种魔邪法,一路修炼到了如今的境界。”

        “也就是说...”

        “你肯定杀过人了,而且杀了很多!”

        他眼中涌出一股杀意,剑刃上的破魔金芒随之绽然大作:

        “一个血债累累的杀人魔头,休想从我手上逃得性命!”

        话音刚落...

        江守一手中剑刃微动,不过挥手之间,便斩出一道足足有三四米宽的炽烈剑芒。

        “不、不...”

        “儿子,不要对我动手啊!”

        江建新痛哭流涕之下,却是也不得不还手自保。

        他竭力用魔气充盈自己的肉体,又全力轰出数记魔气巨拳,迎着自己儿子斩来的金色剑芒呼啸而出。

        金色的剑芒在空中撞破,散成漫天星火。

        “儿子...”

        江守一透过那星星点点的金色萤火,望着江建新那在魔气刺激下逐渐变得畸形的躯体:

        “你都变成这种不人不鬼的模样了...”

        “怎么还好意思叫我儿子?!”

        怒喝声中,一种令人窒息的强大气势从他身上骤然释放。

        感受着这股气息中的心痛和愤怒,一旁的余庆就几乎要被迫得喘不过气来。

        即使是在当初围杀羊教授的时候,余庆也没从江守一身上感受到如此强大的气势。

        而和羊教授相比,同为筑基境界的江建新在实力和修为上却显然要略逊一筹。

        “完了...”

        江建新的眼中陡然多了一抹化解不开的绝望。

        作为父亲,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多强。

        修真天才、正道魁首、猎魔专家,这些称号可不是别人商业互吹给他扣上的,而是江守一靠着自己那强悍无匹的实力,用无数条魔修和入魔者的性命换来的。

        “给我死在这里,魔头!”

        江守一怒气冲顶,吼声震天。

        这声浪还没来得及向外扩散开来,他整个人便化作一团立地三尺的人形金光,裹挟着一道无坚不摧的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倏忽冲撞而出。

        下一个刹那,那剑芒就斩破了江建新的护体魔气。

        江建新脸色大变想要逃跑,而江守一随着这剑势突进而来,也在猝不及防之下,一口气擒住了江建新的臂膀。

        “留下!”

        他一声大喝,手掌就如鹰爪一般牢牢地嵌在了江建新的血肉之中。

        江建新一个胳膊强化到比树干还粗,力量强大到能轻易撕碎钢铁的魔修,竟是在江守一那单手的擒握之下挣脱不得,在最纯粹的力量对撞下落了下风。

        紧接着,他那魔气充盈、肌肉隆起的庞大躯体,就好似一个被孩童握在手中随意玩弄的气球一般,被江守一轻而易举地单手提离了地面。

        “起!”

        江守一随之一声怒喝,就使尽浑身解数,将江建新一口气掷上了天空。

        而江建新这么一上天...

        就再也没有下来过。

        他那笨重的魔躯刚刚有往下坠落的趋势,江守一便化作一道金芒御剑腾空而起,挥手便朝自己的亲爹斩出无穷剑光:

        “辟邪·破魔千光!”

        刹那间,天空中又绽放出一片无边无际的灿目金光。

        这片金光几乎笼罩了整个天空,也将江建新和江守一两人的身形完全淹没。

        而余庆仔细一望,就骇然发现:

        那一片遮云蔽日的金色光芒,其实根本不是整整齐齐的“一片”,而是由无数道一丈来长的金色气刃相互勾连出来的浩大剑阵。

        这些剑刃数量之多,几乎无穷无尽。

        光是看到这副浩大无比的景象,余庆就不禁为之怅然感叹:

        “好强...”

        “这才是筑基高手的真正力量吗?”

        上次击杀羊教授时是江守一和另外两人合作围殴,所以动起手来游刃有余,没有打出真火。

        而现在,江守一似乎是完完全全地被激起了怒意,毫无保留地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招数。

        在这样强大的攻击面前,江建新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

        他从一开始就被彻底淹没在了那无穷剑芒之中,在天上足足“飞”了一两分钟都没有来得及掉下来。

        细细想来,也不知道他已经挨了多少记剑光的摧残。

        余庆为这样的场面感到震撼,但是...

        一旁埋伏的李悟真等人,却是渐渐地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他们仔细看着那天空中遮蔽着一切的金色剑芒,努力找寻着江建新和江守一的身影。

        最后人没找到,只是隐隐觉得他们两个在天上越打越凶、越飞越高。

        “等等...”

        李悟真心中陡然多了一个不妙的想法:

        “剑光炽烈让人看不清身影,灵气四溢令人感知不到气息,再加上他们不断地向高处攀升...”

        “难道?”

        “江守一是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给他设的这个陷阱,想要乘机带着他的父亲逃跑?!”

        江守一有仙剑辟邪在身,可以御剑飞剑、腾空而去。

        如果他假作和父亲争斗,实际上却以自己的剑光大阵作掩护腾空飞行,那就能不知不觉地拉开和他们这些埋伏者的距离,然后伺机带着

        “不能再等了!”

        想到这一点,李悟真马上就做出了决断:

        “我们现在就动手,把江守一和他父亲一并拿下!”

        “至于他本人到底是不是邪修,我们也只能以后再慢慢分辨!”

        “好!”

        李悟真的提议,马上就得到了一众高手的赞同:

        “猎魔之事事关重大,我们的确不能完全把宝押在江守一一人身上。”

        “保险起见,还是现在动手为好。”

        “是!”

        李悟真和其他高手意见达成一致,便抬头望向高空那片绚烂无际的金色剑阵:

        渐渐的,江守一和江建新已经缠斗到了高空。

        在这种距离下,以江守一的御剑飞行能力,是有一定可能在己方高手杀出之时及时逃跑的。

        不过...

        “还好,这种情况本来也在计划之中。”

        李悟真心中下了决心,便赶在彻底撕破伪装之前,用通讯器对那个正在江建新父子二人脚下区域发呆的余庆说道:

        “小余。”

        “赶快,趁现在,把我们事先让你带上的那个’大家伙’拿出来!”

        “给我把天上的那两个家伙轰下来!”

        所谓的“大家伙”,其实是猎魔部队特地让余庆带上的一件“上古法宝”——

        低空短程防空捣弹发射架。

        这还不是普通的防空捣弹,而是猎魔部队专门针对筑基修行者可能带来的威胁,研究改装出的一款对人型防空捣弹。

        它能够自动追踪低空飞行的强热源体,然后在数秒之间发射出整整十二发,飞行速度远超音速的追踪捣弹。

        有这玩意在手,什么御剑飞行的筑基修士,什么展翅飞行的魔化巨人,都得乖乖地掉下地来吃土。

        不过,因为它体型太大、太过引人注目、很难隐藏在城市环境之中,所以猎魔部队在执行这次任务前就没有将它直接拖出来,而是选择让有空间能力的余庆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好的!”

        虽然不知道李悟真为什么突然下这种撕破脸皮的命令,但余庆本来就对行动古怪的江守一不太信任。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命令。

        然而,就在余庆准备把大家伙拿出来疯狂开火的时候....

        “叮!”

        系统的提示突然来了:

        “成功协助江守一击杀筑基魔修江建新,拯救现场受波及市民,打击犯罪刻不容缓,保护群众义不容辞。”

        “奖励:s级抽奖机会一次。”

        “这...”

        余庆整个人都愣住了。

        “小余!”

        “愣着干嘛,快开炮啊!”

        李悟真有些按捺不住地催促起来:

        “再不动手,他们很有可能就乘机跑了。”

        “不...”

        “不用了。”

        余庆震撼莫名地回答道:

        “这家伙...”

        “他真把他爸给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