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我是董卓之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渭城中……

第二百六十三章 渭城中……

        嗯,两辆大车驾根本就没停,直接进入渭城的内院。随着车驾驶去,已经到达的百官这才又走动起来。

        “哥!”董引叫道,董杭直接下马。

        “你早来了你,我早上还有郿坞找你呢,你说你也不和父相说一声你提前来了。”

        “我昨晚就在这里啊!”董引说道。

        “好吧!”董杭从董引的身上移开了目光,而董引旁边站着的正是这贝山首领梁义!还有何平、王艮、杨书、王礼,以及天策府校事府的人。

        “公子!”

        “你们也早来了。子龙将军也不出来接客!”

        “公子,子龙将军忙着呢。”何平笑道。

        “忙点好,今天他是主角嘛!”董杭同样笑道,看到李榷郭汜董承董越还有留在京城的樊稠过来,董杭叫了一声诸位叔叔。

        其实他的目光,就看着王允和吕布的那个位置。

        吕布还真带着貂蝉,由于貂蝉的身体不好,所以他们只是说了几句客套话以后,吕布又朝着董杭这边抱拳一拜以后,同样进了内厅。

        董杭眯着眼,其实他认为,王允想要让他和吕布的交流合情合理,只有这个场合了,王允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他绝不会去吕布的府院看貂蝉。

        或许,他和吕布根本就不需要交流,别忘了这中间还有貂蝉做为纽带呢,以貂蝉的聪慧,她应该可以看懂王允要对她说的话。

        所以说,吕布还真得杀!

        “公子!”

        “几位先生!”董杭收起了思绪,看向了荀攸几人。

        “几位先生还没来过这里吧。”李儒说道。

        “还真没来过。”

        “这虽然我们没来过,可我们可知道,这渭城可是长安百姓的心意,近一个月能建成,当真是奇迹!”

        嗯,董家就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以前建城,那是征调,而现在建城,就是百姓自发了。

        虽然这结果相同,造成的影响可不一样,尤其是董卓,他更是发现了这以仁治天下的好处。也对当初董杭制定的基本政策表示了极大的认同。

        也就是从董杭参与朝政开始,董家在民间的名声已到达顶峰。

        而单凭这一点,已然是碰触了皇权,所以说,董家敢还政于天子吗?

        “看,这里真不错!”

        百官也在议论中,当然不错了,这都是用钱砸出来的,而董杭随意的走过,也是和百官打着招呼,尤其是朝廷重臣,主要是王允及孙恒,帝党和董家怎么可能相融。

        “司马公,杨公!”

        “大将军!”

        “今日,大家可要多喝几杯,每日的朝堂政务,难得放松一天。”董杭就做着东道主的姿态,这没人出来接客,也就只有他了。

        “大都督,这王允和吕布居然不交谈,现在不交谈,在百官进场时,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就不怕我们怀疑吗?他一直要合情合理,这反倒不是那么合情合理了!”杨书凑过来小声的说道。

        “他们已经交流过了!”董杭笑道。

        “可是他们就说了几句话而已。”

        “这有些交流,不需要用语言,吕布虽然看不懂,可是貂蝉可以看懂!”

        “原来如此,怪不得王允要让吕布带貂蝉呢,敢情是这么一回事。”杨书说了一声,和董杭一样,看向了百官。

        “对了,大将军,我们还要恭喜你再填了一个小女儿!董家双喜临门,我们可都为大将军感到高兴!”

        “同喜同喜,诸位请!”董杭毫不客气的说道。

        百官心思各异,王允现在都有种和天在斗的感觉,为什么他们所希望的事还是没有发生呢,吴忧生的是个儿子该多好!

        若真是儿子,先不是董杭会不会凭着对吴忧的保证,把董家基业传给吴忧的儿子,哪怕他们可以扶持,做为他们最后的底牌,在最关键的时候打出,就可以让董家的基业做了大汉的嫁衣。

        这在董杭的身上没讨到半点便宜,那就在他儿子身上扳回来。可惜是女儿啊,而王允想了一夜,还想到了计策,只是同样要合情合理才行,王允现在已经把董杭摸透了,多疑!

        而他又怎么会知道,董杭其实是开了挂,这穿越而来,一生一死,再有原本历史做为借鉴,董杭会比他们有更大的优势!

        “大将军请!”百官同样客气了一下,赵云不在,而董杭就是东道主,同样的,梁义算是赵云和董白的副将了,也在招呼着。

        这内厅的结构,就是董杭西院主卧的格局,大而奢华,当然,就是比皇宫陛下的主卧小一点,除了董卓那里,没有人敢大过天子,天之下便是皇,格局敢大过天子者,那就是大逆。

        这里,当百官进来,董卓、吕布、赵云正在聊着,还有天子和太后坐在正上面。

        “臣等叩拜陛下,太后!”

        “众爱卿免礼,今日是赵云将军和董相之孙女大婚之日,大家随意,朕和母后也是来凑个热闹。”

        “谢陛下。”

        “陛下,我到后面去看看!”董杭说了一句,他真想去看看董白现在是哭着呢还是笑着呢。

        “爱卿去吧!”

        董杭高兴的去了后堂,后堂中,有何美妾、董杭的两个姐以及他的妻妾在陪着董白呢,董杭一直觉得,做小的,就是谁也要来关心几句。

        貂蝉当然也在,她算是吕布的妻,而吕布又是董卓的义子,这样算下来,貂蝉算是董白的婶婶,可是,董白对貂蝉就更不对付了,你这和我翁翁,然后又跟了吕布,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费话,董白和何美妾都不对付,而再看其他人,董宜董援也是知道当时的事,对这红颜祸水的貂蝉同样没好感,和董杭真像是一家的。

        何美妾现在也不想搭理貂蝉,当初貂蝉独得宠爱,只是你居然没安好心,想要刺杀董相,差点连累整个后宫,因为当时的事,很明显的就是貂蝉想嫁吕布啊。

        其实她们怎么知道,那是董杭略施小计的结果,而当初的离间计,从策划人到实施者可全在这里呢。

        嗯,策划者就是他自己,联络人是黛儿,实施者是婉儿,可当初有什么办法,董杭若不用离间计将貂蝉赶出郿坞,死的就是董家了。

        所以,董杭对如今的貂蝉,根本没有任何的愧疚,是你们先要谋害董家在先,种下什么样的因,就该承受什么样的果……

        (前章已改,今日还是暂发一章,明日改全章,大家明日看……)

        ……

        ……

        嗯,两辆大车驾根本就没停,直接进入渭城的内院。随着车驾驶去,已经到达的百官这才又走动起来。

        “哥!”董引叫道,董杭直接下马。

        “你早来了你,我早上还有郿坞找你呢,你说你也不和父相说一声你提前来了。”

        “我昨晚就在这里啊!”董引说道。

        “好吧!”董杭从董引的身上移开了目光,而董引旁边站着的正是这贝山首领梁义!还有何平、王艮、杨书、王礼,以及天策府校事府的人。

        “公子!”

        “你们也早来了。子龙将军也不出来接客!”

        “公子,子龙将军忙着呢。”何平笑道。

        “忙点好,今天他是主角嘛!”董杭同样笑道,看到李榷郭汜董承董越还有留在京城的樊稠过来,董杭叫了一声诸位叔叔。

        其实他的目光,就看着王允和吕布的那个位置。

        吕布还真带着貂蝉,由于貂蝉的身体不好,所以他们只是说了几句客套话以后,吕布又朝着董杭这边抱拳一拜以后,同样进了内厅。

        董杭眯着眼,其实他认为,王允想要让他和吕布的交流合情合理,只有这个场合了,王允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他绝不会去吕布的府院看貂蝉。

        或许,他和吕布根本就不需要交流,别忘了这中间还有貂蝉做为纽带呢,以貂蝉的聪慧,她应该可以看懂王允要对她说的话。

        所以说,吕布还真得杀!

        “公子!”

        “几位先生!”董杭收起了思绪,看向了荀攸几人。

        “几位先生还没来过这里吧。”李儒说道。

        “还真没来过。”

        “这虽然我们没来过,可我们可知道,这渭城可是长安百姓的心意,近一个月能建成,当真是奇迹!”

        嗯,董家就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以前建城,那是征调,而现在建城,就是百姓自发了。

        虽然这结果相同,造成的影响可不一样,尤其是董卓,他更是发现了这以仁治天下的好处。也对当初董杭制定的基本政策表示了极大的认同。

        也就是从董杭参与朝政开始,董家在民间的名声已到达顶峰。

        而单凭这一点,已然是碰触了皇权,所以说,董家敢还政于天子吗?

        “看,这里真不错!”

        百官也在议论中,当然不错了,这都是用钱砸出来的,而董杭随意的走过,也是和百官打着招呼,尤其是朝廷重臣,主要是王允及孙恒,帝党和董家怎么可能相融。

        “司马公,杨公!”

        “大将军!”

        “今日,大家可要多喝几杯,每日的朝堂政务,难得放松一天。”董杭就做着东道主的姿态,这没人出来接客,也就只有他了。

        “大都督,这王允和吕布居然不交谈,现在不交谈,在百官进场时,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就不怕我们怀疑吗?他一直要合情合理,这反倒不是那么合情合理了!”杨书凑过来小声的说道。

        “他们已经交流过了!”董杭笑道。

        “可是他们就说了几句话而已。”

        “这有些交流,不需要用语言,吕布虽然看不懂,可是貂蝉可以看懂!”

        “原来如此,怪不得王允要让吕布带貂蝉呢,敢情是这么一回事。”杨书说了一声,和董杭一样,看向了百官。

        “对了,大将军,我们还要恭喜你再填了一个小女儿!董家双喜临门,我们可都为大将军感到高兴!”

        “同喜同喜,诸位请!”董杭毫不客气的说道。

        百官心思各异,王允现在都有种和天在斗的感觉,为什么他们所希望的事还是没有发生呢,吴忧生的是个儿子该多好!

        若真是儿子,先不是董杭会不会凭着对吴忧的保证,把董家基业传给吴忧的儿子,哪怕他们可以扶持,做为他们最后的底牌,在最关键的时候打出,就可以让董家的基业做了大汉的嫁衣。

        这在董杭的身上没讨到半点便宜,那就在他儿子身上扳回来。可惜是女儿啊,而王允想了一夜,还想到了计策,只是同样要合情合理才行,王允现在已经把董杭摸透了,多疑!

        而他又怎么会知道,董杭其实是开了挂,这穿越而来,一生一死,再有原本历史做为借鉴,董杭会比他们有更大的优势!

        “大将军请!”百官同样客气了一下,赵云不在,而董杭就是东道主,同样的,梁义算是赵云和董白的副将了,也在招呼着。

        这内厅的结构,就是董杭西院主卧的格局,大而奢华,当然,就是比皇宫陛下的主卧小一点,除了董卓那里,没有人敢大过天子,天之下便是皇,格局敢大过天子者,那就是大逆。

        这里,当百官进来,董卓、吕布、赵云正在聊着,还有天子和太后坐在正上面。

        “臣等叩拜陛下,太后!”

        “众爱卿免礼,今日是赵云将军和董相之孙女大婚之日,大家随意,朕和母后也是来凑个热闹。”

        “谢陛下。”

        “陛下,我到后面去看看!”董杭说了一句,他真想去看看董白现在是哭着呢还是笑着呢。

        “爱卿去吧!”

        董杭高兴的去了后堂,后堂中,有何美妾、董杭的两个姐以及他的妻妾在陪着董白呢,董杭一直觉得,做小的,就是谁也要来关心几句。

        貂蝉当然也在,她算是吕布的妻,而吕布又是董卓的义子,这样算下来,貂蝉算是董白的婶婶,可是,董白对貂蝉就更不对付了,你这和我翁翁,然后又跟了吕布,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费话,董白和何美妾都不对付,而再看其他人,董宜董援也是知道当时的事,对这红颜祸水的貂蝉同样没好感,和董杭真像是一家的。

        何美妾现在也不想搭理貂蝉,当初貂蝉独得宠爱,只是你居然没安好心,想要刺杀董相,差点连累整个后宫,因为当时的事,很明显的就是貂蝉想嫁吕布啊。

        其实她们怎么知道,那是董杭略施小计的结果,而当初的离间计,从策划人到实施者可全在这里呢。

        嗯,策划者就是他自己,联络人是黛儿,实施者是婉儿,可当初有什么办法,董杭若不用离间计将貂蝉赶出郿坞,死的就是董家了。

        所以,董杭对如今的貂蝉,根本没有任何的愧疚,是你们先要谋害董家在先,种下什么样的因,就该承受什么样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