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能看见状态栏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医疗过失罪

第七十八章 医疗过失罪

        第二天早上,孙立恩是从地板上睁开眼睛的。昨儿晚上胡佳回来之后似乎心情又好了许多。晚上十一点半回到酒店死活睡不着觉,拽着孙立恩非要喝酒。房间里迷你吧的各种小瓶装洋酒都被胡佳拿出来喝了个gg净净。但胡佳不光没觉得头晕,反而越喝眼睛越亮。最后g脆打电话给酒店客房部,又拿了一大瓶的威士忌来。

        孙立恩倒是喝的不怎么多,胡佳主要是倒酒自己往嘴里灌,根本顾不上劝孙立恩喝酒。至于孙立恩为什么会睡在地板上嘛——胡佳喝醉了的时候,会在做梦的时候开始滚来滚去,最后以脸朝上的斜向“大”字定型在床上。而孙立恩则是在胡佳滚来滚去的阶段就被踢下了床。只不过因为担心自家nv朋友滚的太过忘我结果摔在地上,孙立恩又在旁边守了大半宿。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孙立恩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胡佳,又轻轻帮她把被子盖了回去。然后自己蹑手蹑脚的走到洗手间里开始洗漱。住酒店就这点好,每天早上起床都可以真正的“洗漱”一遍。一边洗澡一遍刷牙的感觉真是出乎意料的爽。

        “你起来啦?”等孙立恩洗完头,s漉漉的准备找mao巾擦g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门口传来的胡佳的声音。

        “你怎么进来了?”孙立恩大惊失se,冲凉房的门可是半透明的。

        胡佳半靠在门边,穿着一身睡衣,看着慌慌张张的孙立恩忽然笑了出来,“别遮了,又不是没看过。”说完,她晃悠到洗手池旁开始刷牙,“你快着点啊,一会去吃饭。”

        大清早就被自家nv朋友调戏了的孙立恩面红耳赤的冲出了浴室。说起来两人关系如今都这么亲近了,他却还是很不习惯在洗澡的时候被胡佳参观。

        两人换上了合适的衣F去吃早饭,在前往餐厅的半路上,正好遇到了徐有容和帕斯卡尔博士。

        “我听说,孙医生昨天晚上又遇到了一个罕见的病人?”帕斯卡尔博士笑眯眯的朝两人挥了挥手,“情况怎么样?”

        孙立恩点了点头,“遇到一个髂外静脉破裂的病人,幸亏当时泳池里都是来开会的专家,胡佳去找武田制y的代表要来了一批展示用的器械,在会议室那边做了个紧急止血手术。”

        “你没动手吧?”徐有容的关注重点明显不在罕见病人身上。她皱着眉头问道,“在会议室做手术?万一追究起医疗过失怎么办?”

        孙立恩有些愣的摇了摇头,“我没有……主刀的是云鹤市同德医学院的陈医生。”

        “在执业医师证注册的医疗机构地点以外进行医疗活动,。”徐有容对于相应的法律法规明显比孙立恩更熟悉。“你要是没有直接动手开刀,那就没事。”

        “可是……这个算非法行医么?”孙立恩皱起了眉头,“陈医生说他这个算见义勇为啊。”

        “见义勇为,救助紧急病患不需要承担后果,那是理论上来说。”徐有容叹了口气,“如果不出什么大事还好,万一那个患者病情太严重没有救回来,警察就得先把那个陈医生控制起来。医疗过失罪一旦判下来,执照肯定要吊销的,说不定还要有期徒刑蹲J年。”

        孙立恩有些不解,“这么严重?可……那个情况下要是不开刀止血,那个病人一定会死的啊。”

        “法律就是法律。违规医疗,但是违规医疗行为不足以扭转患者情况的,也算医疗过失。”徐有容叹了口气,“咱们院里有相应的法规培训

        课,你回去了还是chou个时间参加一下吧。”

        ·

        ·

        ·

        从徐有容口中得知陈天养可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之后,孙立恩的心情低落了不少。陈天养既然被林华口口声声叫做教授,那就肯定不是什么普通角se。他不太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后果……难怪他会在救护车上把所有的工作说成自己g的。

        哪怕是好心,哪怕当时的情况已经到了无比紧迫的地步,可违规行为就是违规行为。法律有它的严肃x,出于好心或者因为情况紧急,也许可以在法官宣判的时候得到一些谅解,但违法就是违法。法院也并不会因为违法者是出于好意,就不认定违法事实。

        这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如同嚼蜡,等到一顿饭结束之后,孙立恩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吃饱了没有。

        上午的J流会开始了,这次孙立恩坐在观众席里听着。王天琪这次没搞什么幺蛾子再把孙立恩架上台去,而在讲台上言的,也确实是行业内的专家学者,而不是什么被邀请来的民营医疗企业代表。

        “我找你找了好久,你原来在这儿躲着呢?”孙立恩正在神游天外,忽然觉得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孙立恩扭头一看,现陈天养正半蹲着站在自己身旁,脸上笑眯眯的。

        陈天养是个白胖子,而且快六十岁的人了,半蹲在座位旁明显有些吃力。孙立恩连忙往里坐了一格,让出了自己的位置请他坐下。

        陈天养脸上顶着巨大的黑眼圈,眼睛里还有不少血丝。看上去昨天晚上可能根本就没睡觉的样子。孙立恩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却只问了一句,“李老师没事吧?”

        “李老师”说的就是李丰民了。要是他情况稳定了下来,那就不会惊动警方和卫健委相关部门。李丰民只要能活下来,陈天养应该就不会遇到什么麻烦——李丰民总不至于去起诉自己的救命恩人。

        “情况不是特别好。”陈天养叹了口气,“老李的dic还没得到完全的控制,今天凌晨三点多血压又掉了不少,做了个ct,现有胃底静脉出血。”

        胃底静脉出血也是个很麻烦的病,患者意识清楚而且能配合的时候,还能用三腔二囊管去压迫止血,可李丰民早就晕了过去,所以只能用胃镜烧灼止血。更麻烦的是,李丰民还在进行抗凝治疗。部队总院三亚分院的重症医学科的医生们为了稳定住他的情况,J乎是彻夜不停的守在李丰民的床边,随时准备用y抢救。

        “抗凝治疗起效大概需要12个小时,再过一会我们就能知道进展如何了。”陈天养叹了口气,“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只能看老李的造化咯。”

        孙立恩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道,“我听我们院里的医生说,这种情况容易被认定成医疗过失,陈医生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啊。”陈天养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孙立恩,“不然我把事儿都揽到自己头上g什么?你放心吧,就算卫健委来查也是查我老陈,不会把你牵进去的。”

        “医疗过失罪一旦被认定下来,吊销执照都算轻的啊。”孙立恩急道,“可能要判刑的!”

        “我知道。”陈天养笑眯眯的拍了拍孙立恩的肩膀,“要是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我也不会开了老李的肚子不是?”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