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最强万界大穿越在线阅读 - 第620章:我是他丈夫

第620章:我是他丈夫

        还是与李墨不同,在家这件事情上,李墨一直处于憋屈被动的位置,但叶真出马,直接变占据了主导位置,或者说本就站在一个道理上。

        “这一切,似乎弄反了吧?”叶真淡然道。

        张丽被叶真说的哑口无言,有心反驳,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其母见女儿被说的体无完肤,心中一怒,接过话,提高了一些音量道“我们怎么不关心李墨了,我们天天去给李墨送鸡汤,问她伤的如何”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让李墨放过李成,之后我们让李成当面向李墨好好道歉”。

        叶真看向张丽母亲,轻语道“真的关心吗?医院的安防设备很齐全,除了监控头还有拾音器,你们说的话都在里面,出了病房李墨这个二嫂还好,你这个长辈是怎样埋怨李墨,说李墨坏话的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若是你说的那些话被李墨听到,只要李墨想,本人有能力让李成在里面蹲一辈子”。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你这个人真是”张丽母亲同样被说的哑口无言,甚至觉得眼前这人很可怕。

        这件事道理本就完全在叶真这边,若是换位思考,被打的是张丽,其母怕是弄死李成的心都有了,而叶真换个位置同样会想方设法让李墨放弃起诉李成,但可惜,叶真是在李墨这边的。

        “不怎么样,尽然既然我来了,关于李墨的事情今天就要说清楚”叶真淡然轻语道,这幅不动如山的模样,对比焦躁无比的张丽母女,此次谈话叶真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

        突然一直站在叶真背后的苏小蕾电话响了。

        “师爷,唐果他们已经到楼下了”苏小蕾轻语道。

        只是此话一出,张丽还没什么,其母到是慌了“你想要做什么!还要找人来打我们不成,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女儿快报!”

        叶真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这头脑简单,还有些自私的老女人,无视了对方慌乱打电话的动作,道“我是派人去把你女婿带出来”。

        “真真的?”张丽母女愣神道。

        也无怪张丽母亲以为叶真要打人,实在是面对叶真时,有一种无形的压迫力让人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若是其他人,或许也会这样认为。

        叶真没有答话,不多时,房门被敲响,苏小蕾上前开门,正是唐果赵明二人,二人中间还压着一个的确比叶真体格壮一些的男人。

        见李成真的被放了出来,张丽母女还有李大强赶紧迎了上去,只是刚到门口,便被门外数十名西装革履体格健壮还带着墨镜的保镖给吓到了。

        叶真微微皱眉,苏小蕾赶紧上前把门关上。

        将李成压入屋内,唐果赵明二人超叶真鞠躬道“拜见师爷!”

        待叶真微微点头,二人便同苏小蕾一样,站在了沙发背后。

        “坐吧”叶真点头示意面前蓬头垢面的李墨二哥李成坐下。

        压迫的气势,绝对主导性的地位,以及门外走廊内那挤在一起最少二十名的黑衣人,此时的叶真在李成一家人眼里,完全就是一个嘿老大。

        “你是谁”坐在叶真对面,李成沉声道。

        叶真并没有搭理李成,而是看向有些惊慌的张丽母女轻语道“人已经放出来了,你们准备怎样有诚意的向李墨道歉?”

        然惊慌的张丽母女还没有组织好语言,这李成便突然起身朝叶真咆哮道“要老子向那恶毒女人道歉,门都没有!你们滚!都给我滚!”

        “啪啪!”

        叶真起身便是两巴掌扇在李成脸上将其打了回了沙发。

        “老公!”张丽尖叫。

        “你怎么打人啊!我真的报警了啊!”张丽母亲色厉内插的道。

        “老公你怎么样”张丽说着,回头气愤的道“你怎么可以打人!”

        重新做回沙发上的叶真轻语道“我打这小子两巴掌你们就受不了了?那李墨断了两根肋骨你们说怎么办?”

        “那是她活该!”李成再次怒吼,但话刚出口便又挨了叶真一巴掌。

        轻轻甩了甩手,叶真示意欲要冲上来的赵明唐果退下,身体前倾,轻语道“今天我来,是谈事情的,你要是想谈,就坐下好好谈,你要是想死,叶某现在就成全你!”

        话语落下,一缕微弱到令人发指的杀气悄然而发。

        只是这一缕杀气虽然微弱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但对于对面的李成三人而言,却是让其如坠冰窟。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张丽母亲身体都开始哆嗦,张丽父母都是文化人,现在别提有多害怕了。

        “放心,我师爷并不是嘿老大,这是我们师爷的名片”苏小蕾说着,将一张名片放在了三人面前。

        张母颤颤的拿起名片“天叶集团董事长,叶真”。

        “天叶集团!”

        要说现今华夏风头最劲,的公司是哪个,即便是张母、李大强、李成也知道绝非天叶集团莫属!

        而身为一家会计公司中层的张丽对于天叶集团知道的更多,这是一家以超前手机技术问世的公司,背景极为深厚,只是一年时间,便横跨数个行业,在全华夏范围迅速膨胀且整个华夏商业界绝对无人能招惹的存在!

        至于天叶集团的总经理罗安更是华夏炙手可热的任务,而天叶集团的董事长更是一位及其神秘的任务,背景通天,但却从未露面,没想到竟然是。

        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张丽曾接受了天叶集团一家小分公司账目统计的工作,虽然只是分公司,张丽所在的会计公司也不够格,只是去辅助那大型会计公司,做个帮手而已。

        见李成终于老实下来,苏小蕾又从文件包里掏拿出两张红皮证件。

        看着茶几上的结婚证,叶真嘴角微翘,轻语道“现在,我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李墨的丈夫,为李墨从小到大所受的委屈跟你讨个公道”

        “不过你们放心,我并不会对你们怎样,只是有些话想要对你们说一说,说完我就走,至于李墨挨打这件事,就当做那点可怜的血缘最后的余温吧”。

        虽然知道了眼前人并不是什么老大,但天叶集团董事长这个身份更加让眼前三人害怕,特别是张丽,她知道叶真之前所说可以直接弄死自己丈夫的话并不是威胁,而是真的有这个能力。

        “您您说”张丽恭敬的将名片还给了唐果,只是见自己老婆对别的男人这么恭敬,李成的自尊心顿时受创严重。

        心里的火气直接将惧意驱散。

        “你想怎么算?”李成梗着脖子,歪着脑袋道。

        见此模样,唐果三人双目一眯,不过叶真却懒得搭理,李成对于他而言只是一直弱小到了极点的蚂蚁,蚂蚁的模样叶真实在没有兴趣关注。

        无视了这个家伙,叶真直接开口道“小时候,李墨还在你们家的时候,所有吃的你都要抢,你到处跟人说,她知道你会抢她的东西,就在牛奶里下了泻药,让你拉了好长一段时间肚子”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羞啊,哥哥抢妹妹的东西,什么都抢,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在牛奶里下泻药,然后你,还那么小,你就把李墨打打成了脑震荡”

        “结果呢,你妈把满脸是血的李墨丢门口让她哭,你就因为你妈说了你两句,这么严重的事情只是说你两句,就跑过去给人又打了一顿”。

        “那是他活该!”李成沉声道。

        “碰!”

        唐果一脚将地板踏碎“我师爷说话的时候你再插嘴,这块地板就是你的下场”。

        见李成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不敢说话了,叶真这才道“后来呢,你大哥去美国留学要钱,你才上初中就开始谈恋爱,还张口向家里要三千块,结果便是李墨被卖给了人贩子”

        “你这亲妹妹在你们一家人眼里也就值这三千块”叶真冷笑道。

        李成呆了一下,随后情绪有些激动的道“你撒谎!我妈说是她自己跑的,她自己不要这个家了”。

        叶真轻语道“李墨那时候才多大,这些话连小孩子都骗不了吧,要不是被孤儿院院长救下,李墨早就被卖到山区去做童养媳了”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母亲把自己给卖了就为了给自己二哥赞一些泡妞的钱,在其死的时候李墨还去参加了葬礼,且出钱出力,你们没有一点羞愧吗?”

        “你们埋怨李墨口口声声说李墨是什么灯塔水母,说李墨不是人,是世界上最致命的毒蛇,那么请你们告诉我,李墨究竟毒在哪里?”叶真道。

        “她连自己二嫂都要整!害的自己二嫂丢了工作,在那么多人面前无地自容他不是灯塔水母是什么!”李成这家伙到时有些记吃不记打的特性,现在又开始朝叶真嚷嚷了。

        “这件事是吧,好,那我就说说,你爸被人骗走了所有积蓄,见你们家闹腾,就自己掏腰包补上了那六万块钱,你妈去世的时候,李墨正在进行一场特别重要的商谈,直接放人鸽子差点被撤职,你大哥因为关键时期回国参加葬礼工作没了,老婆孩子都养不起了”

        “是李墨在背后暗中帮忙给你大哥找的工作,你自己天天坐着发财梦,全副身家砸进去投资失败,没错,你被坑了”

        “但你算个什么东西,搞得你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经理态度为什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仅把你赔的钱全部还给你,还给你找工作,向你道歉?”

        “还有你老婆,李墨的二嫂,李墨的此次项目是压了整个公司所有前途的,非常重大的生意,牵扯资金好几个亿,还向银行贷了不少,对方要求评估资质”

        “法律规定有血缘关系的人评资质不能成为凭据,相反对方还能要求赔款,你可知这单生意要是黄了,李墨需要赔多少钱?”

        “十个亿都不止,不主动点名她和你老婆的关系,让你老婆出局,退出评估,那后果,她怕是要直接跳河去死了”叶真冷声到。

        “我不相信你说的这些!我不相信这都是她做的”李成傻眼了,仿佛疯了一样一个劲的摇头。

        如果这一切都是李墨做的,那自己成什么了?而且李成决不相信一个世间最恶毒的女人会在背地里做这么多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