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最强万界大穿越在线阅读 - 第613章:呆萌魏光明

第613章:呆萌魏光明

        “莫山主,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莫山主应许”许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郑重的看向莫山山。

        “将军请讲”莫山山赶紧行礼,对许世很是恭敬,不只是许世武道巅峰的实力,唐国大将军,此次押运粮草派的也是精锐。

        这份情莫山山记在心里。

        “老夫人微言轻,如此向陛下禀告怕是难以服众,但莫山主不只是叶先生的朋友,更是此次事件的见证人”

        许世脸上脸色诚恳的道“还望莫山主能随老夫去唐国都城,将此事详细禀告陛下”。

        此话一出,莫山山美眸轻眨,绝美的俏脸缓缓浮上一丝红。

        都不是蠢货,许世的用意大家又怎会不知,明面上是想让莫山山一起回都城做个人证。

        实际上怕是与叶真脱不了干系。

        许世是聪明人,自然看出莫山山对叶真有意思,同时也像旁边二人一样误会了叶真方才的话语,便以为叶真同样对莫山山有意。

        只是碍于身份无法开口,既然如此,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邀请莫山山前往都城,而说这番话的人,就是十三先生宁缺也没有他合适了。

        “山山不敢不从”莫山山轻点嗪首,脸蛋却是越来越红,双眸如水般盈动。

        另一边唐国皇宫,颜瑟脸色阴沉如水般见到了唐王。

        颜瑟此人玩世不恭的性子整个昊天世界无人不知,整天都是一副不正经的笑眯眯模样,现在脸色这般阴沉,怕是出了什么大事。

        坐在案后的唐王心中一突,赶紧问道:

        “颜瑟大师匆匆而来,请问有何要事?”

        颜瑟平静目光看向唐王,阴沉面色化为平静“那魏光明,在我的徒儿叶真家中”。

        闻言,唐王先是一楞,然后头皮不由自主的有些发麻。

        “什么!”唐王脸色古怪的道,眉头瞬间皱起,整个都城数不清的暗侍卫都在找魏光明,没想到其竟然藏在叶先生家里,这老东西究竟想要干什么?

        “陛下!”

        颜瑟上前一步,讲一根符文弥补的铁杵交给了唐王,脸色平静的到“这阵眼杵请陛下代为保管”。

        “这阵眼杵”看着颜瑟呈上来的阵眼杵,唐王脸色逐渐有些难看。

        作为惊神阵的守护者以及操控者,颜瑟就是唐国的守护神,现在交出阵眼杵,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作为天下第一的神符师,惊神阵的守护者,颜瑟对于唐国的意义或许只在夫子之下。

        既然颜瑟交出了阵眼杵,便说明他没有把握或是就没想着或者回来。

        “大师,您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一下便想到了原由,但唐王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卫光明是我师兄”

        颜瑟轻叹口气,脸上虽无任何表情,但双目中决绝之色已经给了所有人答案。

        “总纵观唐国上下,只有我一人”

        说罢,颜瑟再次露出了那笑眯眯的模样,但却没有了往日的洒脱之意。

        颜瑟的决绝唐王自然感受的到,只是“大师,您是惊神阵的守护者,断不可亲身试险,还是等朕,派兵去把他抓回来”。

        “莫非陛下是信不过老臣?”颜瑟突然笑道。

        唐王移开目光,沉声道“这卫光明被囚于幽阁十五年,他还算是西陵最光明之人,大师您要以唐国安危为重”。

        颜瑟直接摇头道“光明大神官岂是凡俗之人所能比拟,陛下就算是派千人万人的大军,也是枉然”。

        说着,无法湮灭的怒火生自颜瑟心中,抬手指向叶真小楼的方向,厉声道“谁敢打我徒儿的主意,我颜瑟此生一定和他死磕到底!”

        “朕派御林军去,配合大师,就算帮不到您,也可以对卫光明震慑一二”唐王再次提议道,颜瑟于唐国绝不能失!

        “卫光明来唐国没有带一兵一卒,我这个做师弟的还要仗势欺压于他吗?”颜瑟知道自己平日的表现看起来很没脸皮,但身为天下第一的神符师,他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而且在徒弟这件事上,他要亲手给叶真扫平障碍!

        那日叶真的剑字符虽然恐怖,但在颜瑟心里,叶真还只是个孩子,他已经将叶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孩子能力在强,也需要呵护与保护。

        叶真前途远大,未来成就绝对远高于他!

        正好现在叶真人在荒原,在叶真回来前,他一定要讲这个障碍扫除!

        哪怕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过了这一关,等待也真的便是海阔天空!

        颜瑟不是没想过找夫子那些弟子联手,但一来卫光明师自己师兄,性子虽然执拗,但颜瑟心中还是很佩服的。

        最重要的是,叶真是他颜瑟的徒弟,就应该由他来保护!

        “陛下若是执意要出兵,我可是要在我这个师兄面前羞愧致死啊”颜瑟平静道。

        “哎”唐王叹了口气,算是默认了颜瑟的请求,不过却再三叮嘱颜瑟万万小心。

        “如若”

        颜瑟沉默片刻,随又笑道“还请陛下讲这个阵眼杵交给我那徒儿叶真,我这个事不只是为了唐王,更是为了我那徒儿也真!”

        “他如今是我徒儿,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是与夫子同高还是比夫子更高,我不管他经历过什么做过什么,我只知道他是徒儿我就要护他周全,保他平安!”

        “我不管冥王之子到底是谁,我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永夜!我只知道一件事,他叶真是我颜瑟的徒儿,有谁要跟他过不去,我就一人一道符,把它们通通给我带走!”

        “一个都别想留!一个都别想活!哈哈哈哈”

        说罢,颜瑟便转身离去,扬天长笑,一副状若疯狂的模样。

        直至其离去,这带着决绝不舍的笑声依旧在殿内缭绕。

        原来大陆南边的某处,夫子轻叹道“他还是做了决定,不过叶兄已经打算回都城,这场决斗,还真不一定回发生”。

        的确如此,叶真现在已经行走在了这朱雀天街,跻身人潮之中。

        此次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已经达成,境界已经完美突破至天仙之境!

        切因为是完美突破,在突破的一瞬间,天地元气便蜂拥而至,先天灵力不用可以修炼便在境界的带动下瞬间提升。

        这也是境界高于法力的好处之一,能够完美驾驭自身实力,吸纳天地灵气事半功倍,最重要的是,任何气息都不会外泄,若是有意,就连气质也会变得极为普通。

        就好比现在,明明穿着一身书院弟子的白衣,本应该被人们注视,还有叶真近乎完美的容貌,但此时换不行走在这大街上,却没有引起别人丝毫注意。

        最大的目标已经完成,接下来便是给昊天一点颜色看看了。

        唐国都城很大,单单就这朱雀天街至临四十七巷这段路,就走了半刻时间。

        自叶真前往荒原,原本与宁缺住一栋楼的桑桑便住进了叶真的小楼,亲自守着叶真那些随手作品,然后在那里卖拓版字帖。

        缓步踏进屋子,在这小小的堂中没有看到桑桑,到时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微胖老头正拿着鸡毛掸子小心翼翼,的打扫着屋里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你是买字画啊还是找人的?”卫光明手持鸡毛掸子,扭头看向叶真。

        只是这微胖的体型,笨拙却小心翼翼打扫卫生的模样,看起来很是有些呆萌。

        当然了,这也就叶真,再知道眼前这呆萌老头是卫光明的情况下还觉得其呆萌。

        其他人,不管是西陵现任掌教还是颜瑟,都将这卫光明视为洪水猛兽。

        一个固执的人没什么,但一个固执到了偏执的程度,却实力超强的人那才叫恐怖。

        “我来买东西,也找人”叶真微笑轻语道。

        “年轻人,这里的每一副字画都价值千金,你买不起,而且这里也没你要找的人,赶紧离开吧”卫光明瓮声道,看也不看叶真一眼。

        “你连我买什么字帖,找什么人都不问一下,就把人往外赶,没你这样做生意的吧,桑桑若是知道了,怕是”叶真说着,直接坐在了最常坐的位置。

        “你究竟是什么人”卫光明手中不停挥舞的鸡毛掸子停了下来,双眼平静看向叶真,同时还有一股迫人威压将叶真覆盖。

        只是这夹带着昊天神辉的威压想要将叶真笼罩倒是有些痴人说梦了。

        堂内突然陷入寂静之中,叶真在那抱着香茶自斟自饮“桑桑这么抠门,竟然将少爷我珍藏的好茶给这呆萌老头喝,看来这老头对她是真的不错,如此一来,计划实施起来更容易了”。

        而卫光明则一直保持方才释放威压的动作,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只是逐渐睁大的眼眸却是又填了几分呆色。

        “师傅是不是来客人了?”或许是听到了些微动静,桑桑的声音从后面传出。

        “算算点,这丫头应该在做饭了吧,得肯定没做自己的饭,既然如此我还是出去吃吧”想着,叶真直接起身离去,再也没有同卫光明这个呆萌老头说一句话。

        而桑桑这丫头一直不见卫光明回话,便直接蹿到了堂内,正如叶真所言,这丫头满手白面,怕又是在做什么酸辣面片汤了。

        这东西反正叶真尝过一次便再也无法下咽了,整个就是黑暗料理。

        “师傅刚才是有人来买东西吗?”桑桑下意识站在门口张望了下,却没有看到什么。

        “啊”

        突然,反应过来的卫光明啊了一声,回应桑桑的话。

        “师傅你啊是什么意思?被虫咬了吗?”桑桑疑惑道。

        “啊”卫光明又啊了一声。

        “啊不是,刚才有人,他嫌贵就走了”卫光明终于回神了。

        “嫌贵我还不卖呢,我家大少爷的字,那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买的”桑桑骄哼道。

        “就是”卫光明笑着点头,但其平时怕是不怎么笑,现在笑起来有些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