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成了一条锦鲤在线阅读 - 第0295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哼

第0295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哼

        周西宴颇为无奈地看着杨如意:“别搞封建迷信。”

        “开个玩笑,”杨如意乐了一会儿,才拿起那份打印稿:“《视界》是沪上的媒体,背后是东城报业,您能看出来什么东西么?”

        “这些大媒体有时候喜欢批判娱乐圈,未必就是被人指使了,说不定就是某个编辑,或者记者的关系,甚至有时候就是一拍即合。他也想写,有人给他方向和料,最后出来这么一篇文章,关注有了,点击有了,不就共赢了。”

        “方成业,这个记者我没听过呀,之前不写娱乐线吧?”

        “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杨如意点点头,又看了一遍文章,属实比此前那一篇《季铭上位记》要来的更加有深度,因为文章集中于季铭请假这三天的行程,结合微博热搜,各网站数据,又显得有理有据,分外可信。加之它甚至都不持立场,也肯定了季铭的努力和天分,仿佛一个持正的独立第三方,这就叫人轻不得重不得了。

        “……在季铭离组之前,这三天的行程已经在网上流传甚广——需要注意的是,此前他已经在完成大三第一学期的学习之后,利用假期时间,在《流浪地球》剧组专心拍戏近一个月。

        这场精致的营销从机场开始,蓝岛机场,季铭以单口相声似的聊天,将自己一贯以来接地气有性格,公私分明的形象进一步固话,通过跟不明觉厉的路人大叔的交流,进一步增加了传播素材的趣味性,再加上颇为稀有的季铭机拍,变一举登上热搜榜,宣告季铭回归大众视野。

        ……第一天的行程,是秘而不宣的邹文琴教授从艺五十周年学生音乐会——当然,它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在当下的舆论环境下,戏曲、声乐、话剧等严肃艺术形式,在格调上是高于流行影视表演的。季铭本身作为一名实力派话剧演员,在和同行相比已经颇具优势,此次拜师邹文琴,甚至得以加盟其重大庆祝活动,潜台词为季铭在声乐领域已经得到大师真传,这将进一步加固季铭实力派,高格调的人设……果然在排练之后,豆瓣、微博、兔区等各大主流娱乐论坛,都有疑似爆料,称其展现出来的水平惊人的高。且不论这惊人的高,是有多高,但是对于并不具有严肃声乐表演鉴赏能力的大众来说,心理暗示却早已种下……

        ……第二天,季铭连夜飞往长安,演出自己的成名大作《雷雨》,相关行程是国家话剧院的内部工作,显然这提醒了大家,尽管只是一名大三学生,季铭已然是殿堂级的国家话剧院的著名演员,与一众娱乐圈野生个体户不可同日而语。而国家队这一称号的流传于广,季铭得益于此便越大。配合这一行程的互联网宣传,更显得别有匠心。

        一名高三学生的父母,因为女儿追星,故而特地去看了她偶像的话剧作品,并为其实力所震撼,转而不再反对其追星,甚至以上网黑季铭为要挟,让孩子能专心备考,当然,也没有忘记给出承诺,一旦完成考官,就可以授权追星——追星的争议,大多集中于年轻人被毒害三观,季铭这一具有针对性的营销操作,堪称妙到毫巅,寥寥一段微博数百字,就创造出一对开明幽默的应届生父母,一个堪为标榜的实力偶像,一个懂事明理的追星学生。

        涵义不问可知:追季铭,不仅不会给你的孩子带来坏影响,还会激励他,鼓励他。

        其余在知乎等其他网站上带动的热潮,甚至算得上意外之喜了,在娱乐同温层之外,又为季铭进一步拓展了认知度。

        最妙的则是第三天的行程,这也是季铭本次三天行程上热搜最多的一天——连绵不断的热搜话题,在狂欢的季铭粉丝推动下,一个接一个登上榜单,让人目不暇接。从他跟中戏的关系,到他的衣着,再到他和刘然的cp……搭着艺考的东风,季铭可以说好好的飞了一次,大大收割了一把中戏艺考的热度,堪称本日最大的热点,也托了他未来师弟师妹们的福……

        季铭自从《我就是演员》出道以来,这样精妙的营销操作堪称比比皆是,无论是实力派的人设,美颜盛世的定位,圈内圈外大佬背书的肯定,个人魅力和品格的宣示……都在一次一次的热搜、热点事件中展现的淋漓尽致。占尽c位的同时,还获得了观众普遍的认同,兼具流量实力两派的好处而尽去非议,相比较那些颇为水深火热的小花小鲜肉,简直幸福太多……

        当然,本文并非对此持批判立场,毕竟季铭是否有实力?应当是有的。白玉兰独获两奖,徐铮文晏郭帆接连看好,《雷雨》《末代皇帝》屡受好评,刘天池邹文琴,国话人艺,都有力出力,几大平台近亿粉丝也不会都是眼瞎——若说他只靠营销,未免过分。至于人品,迄今为止,爆红多日以来,季铭也没有被爆出什么有确凿实据的黑料。谈恋爱更是光明真大,毫不遮掩——尽管女朋友也被称作‘顶级流量的标准女友配置’,但不管如何,一个没有黑料,不炒作恋情,有实力又有颜值的明星,来一点营销,也称不上是什么坏事,毕竟这个年代,酒香也怕巷子深……

        然而,季铭得以在短短两年时间,成就国内顶级流量,又成为年青一代的实力扛鼎之人,除了个人具备的素质和努力,背后这些精妙完美,神仙手笔的营销操作,也绝对是各种关键。”

        杨如意又看完一遍,翻过去一页,底下都是评论。

        “都是废话,难道真有人信他背后没有营销?”

        “讲实话,喜田要是有这个本事,也不会都把力气都放在季铭身上吧?好几位前一哥全给放弃了?还是说季铭另有高人指点?”

        “上一回他公开恋情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人背后不简单,放了个诱饵,叫张天瑷吃下去了,然后她经纪团队没忍住,结果操作时候,被季铭踩着公开了恋情,张天瑷全网群嘲,季铭一点脏水没沾,成功度过偶像最大的难关之一。这一手,可以说太高了。”

        ——“屁话!什么叫诱饵?季铭放什么诱饵了?你特么被人给爆了,也是你自己开了花引人来爆的?”

        ——“粉丝别来找我,我只是分析一下,言论自由总有的吧。”

        ——“你这叫造谣,傻叉玩意儿,以为自己足不出户可掌天下?你特么屎都赶不上吃热乎的,吃了冷的还说人拉的时候姿势不对,你怎么不去厕所张口等着你,分析一下人家的成分,说不定还能进检验科工作呢。”

        “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季铭有实力,至于营销不过就是让更多人认识他而已,这也有错?”

        “精心炮制的一个产品而已,有实力又怎么样?”

        为什么周西宴和杨如意会分外重视这篇文章,就是因为这一个评论,它不但是一个评论,更是一种趋势——如果大众认为季铭是造出来的金丝雀,哪怕他再好看,叫的再好听,也就是个消遣的玩物了。

        九流戏子,这不是一句歧视,而是植根于很多国人内心深处的观点。

        这是一场大战。

        “你跟季铭联系一下,他一向有自己独到的角度,不妨看看他是什么想法。”

        杨如意点点头。

        她联系到季铭的时候,隔壁剧组的宁昊正来串门,调侃季铭跟郭导呢。

        “老郭你这不是请了个演员啊,是请了个热搜榜吧?上次来的时候就是热搜送行,这会儿请三天假也能搞得这么风光无限,是不是太值了?要不然也借我用用呗?”

        季铭翻了个小白眼:“要是让我用您,我就考虑一下。”

        郭导哈哈哈。

        “算了吧,我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折腾。”宁昊摆摆手,挺好奇地看季铭:“那个报道说的还像回事的啊?”

        贱不嗖嗖儿的。

        “您这么说我就不太好意思了。”季铭羞射一下。

        “……啊?”

        “您不是说微博娱乐那篇?说我演技好,长得帅,品格佳,人缘棒——咳,不是?”

        宁昊无语了:“你小子惯会打马虎眼,行吧我不问你了。”

        季铭还想挤兑他两句,就接到了杨如意的电话——唐凡给送过来的,唐凡是个男的,五大三粗,是新来的助理。林冉跟了一趟组太累了,跟剧组的接洽得她来,给季铭准备上下戏的东西得她来,陪着季铭熬大夜,还是得她来,搞得大姨妈都生气了,不准时了。不过喜田也给季铭物色好了几个候选人,都放在公司养着,这会儿杨如意和周西宴亲自考察了一轮,把唐凡送过来了。

        这位在喜田干了四年多了,毕业就进来的,任劳任怨。

        “我接个电话。”

        宁昊探头看了一下:“女朋友啊?哪一个啊?”

        “……”

        好贱。

        杨如意把跟周西宴小会的情况给季铭说了一遍,现在整个态势已经彻底扭转了。最早杨如意跟着季铭的时候,她是整个的喜田人,属于周西宴座下大酱,后来呢随着事态发展,她渐渐成了半个喜田的人半个季铭的人,而到了现在这会儿,已经完整地被季铭得到了。

        “这么严重么?”

        “是,公司会全力去查后面的人。”

        季铭有点疑惑:“你们不是说这文章很正常,为什么一定背后有人呀?”

        “这就是惯例了,没道理《视界》要那么得罪我们是不是?基本上要写类似针对的个人的文章,它一定会跟我们团队接触的,算是提前告知一声,不然就是陷害了。这会儿这么突然,而且显然是在很短时间内捉笔写出来的——都来不及等正式出刊,而是发了电子稿,就为了赶这一波热度,不可能是《视界》自发做的。”

        季铭了然点头:“我们拒掉的那些本子?”

        “有可能。”

        “还是竞争对手?”

        在灭掉郑子恒、张剑那一拨之后,季铭是安静了一段时间的。因为他的侵略性不是很强,搞话剧的,一年拍不了两部戏,没必要来得罪他。但是这一次演了《流浪地球》之后,情况又不一样了,这是一部纯粹的商业片,预定就是明年的春节档上映,到时候群雄逐鹿,季铭就是一面旗子啊,打翻了他,好处巨大。

        杨如意想了想,现在定档明年春节的戏不多,《流浪》和《外星人》是其二,它们不太可能对搞,要是宁昊能这么搞他,刚才还跟他谈笑风生,这可就太牛哔了——剩下的有可能上的,还有几部,其中也有邀请过季铭的,这么一想,慢慢就清晰起来了。

        “《通天劫》?”杨如意自语了一句:“我马上去查。”

        “《通天劫》后来找谁演的?”

        “好像是褚柏峰。”

        褚柏峰跟季铭,有时候都不被看做一代人,他比季铭大足足八岁,今年快三十了,出道也有十年时间,曾经红过,也落寞过,后来跟当红女星结婚回春,又演了几部偶像剧才重新起来,接到《通天劫》这部魔幻特效大剧,对他来说是个机遇。

        “你还能想到什么?”听到季铭迟迟没再说话,杨如意追问了一句,被季铭点了几下,事情好像就清晰起来,也是诡异。

        季铭无奈啊无奈,我能想到什么,我特么在等你许愿呢——搞死他们,搞死幕后黑手,希望幕后黑手掉进黄河……不管是哪一个,你倒是许一个出来,不就解决了么?

        可是杨如意偏偏不许啊,她现在斗志昂扬,一门心思靠自己横扫八方,要抽丝剥茧地把黑手给挖出来弄死,根本不屑跟老天爷求救,真真是个吃饱了撑的。

        “……暂时没有了,公司先查查看吧。”

        于是谭子阳发现,季铭最近找他吃饭聊天的时间更多了——看来小季季内心受伤,需要到他宽阔的胸膛中来寻求安慰了,你真是个强大的人啊,谭壮阳。

        季铭实在无奈,他受到限制,多找找谭子阳这样的许愿机器,已经是极限了,其他的往主题带的努力,是一点也不能有的,偏偏谭子阳最近踏实了不少,许愿机器的光环有点褪色,让季铭想让他滚蛋了。

        “你的戏份还没演完么?”

        “差不多了,之后他们转场,导演问我跟不跟,我就不跟了,不然太不好意思了——我觉得宁导也不想让我跟了。”

        “宁导应该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就是随口问问吧。”

        谭子阳点点头:“可能吧,不过我朋友给介绍了个网剧,是个男三号,我得去演了。”

        上回他演的那个粗制滥造的网剧,后来还真上了网站,点击量不说多,但是相对于投资,绝对是有得赚。所以谭子阳也就算是站住了脚,加上又进了《外星人》剧组,还演了《末代皇帝》,他的简历放在那边,还是挺好看的。就有圈内人烧冷灶,会给他介绍点工作,万一给烧热了,不就是投资成功?

        “哦那也行。”

        要不是季铭得了锦鲤,他一定也不会反感去演各种各样的片子,演技这东西,基本算是个熟练活,大多数演员的天赋都是差不多的,看谁后期进步的多,想得多,理解的多,当然还有机遇,这才会造就一个演员最终的成绩。

        他完全支持谭子阳出去多演戏。

        就是去之前,给他把愿给许了,就更好了——可惜,到他三天后离组,这个愿也没许出来,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新的战场去了。

        也是要命,都怪他太积极,搞得身边这些人一比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

        摔!

        因为他在戏里,所以杨如意那边并不会密集地给他通消息,除非很紧急,否则就是等他演完一段,在情绪调整的时候,主动电话过去,于是……

        跟杨如意通话的第一天,确认了《通天劫》不干净,她没有许愿。

        跟杨如意通话的第二天,确认了褚柏峰不干净,她没有许愿。

        不跟杨如意通话了。

        跟唐凡对话的第一天,他特么就不怎么说话。

        跟林冉对话的第一天,她说想妈妈了。

        唉。

        一直到大年三十,郭导提前半天收工,剧组今天要聚餐过年,然后休息两个半天,明天可以睡个懒觉,然后下午继续开工,换景到4号棚,演苏拉威西转向发动机的部分——季铭跟麦克的对手戏比较集中,也相对边缘一点。剧本的改动,并没有触及群戏的部分,尤其是最后的大决战,李一一、老何、王磊、周倩……都有自己的表现。

        所以按照郭导的安排,因为跟大部队接下来没有对手戏,他跟麦克就幸运地拥有几天假期。吃过年夜饭,他俩就可以回京了。

        年夜饭就摆在酒店宴会厅,能放假的都走了,剩下维持剧组继续运转的,大概还有一百多号人,十来张桌子,演员主创坐了两桌——季铭是头一次在剧组过年,大家玩儿的很潇洒,郭导都高歌一曲。季铭也被拱着唱歌,他于是唱了一首《欢乐中国年》——金风送喜来,迎春花已开,二月大地春雷锣鼓敲起来……把赵津麦小丫头笑了个半死。

        回京的路上,季铭在央视影音上看春晚直播,他本来有机会上的,不过上去干嘛,当时初步就是唱歌,季铭又没有这个意愿,态度就不是特别积极,可能节目组的人也感受到了,人家也不是一定要他上,所以就和平地结束了讨论,只说下回有机会。

        抵京之后,季铭从初晴那边接了三只红包过来,薄薄的放了一张支票,林冉唐凡杨如意,一人一份——也不多,杨如意和林冉都是八万八,求个吉利。小唐刚来几天给了一万六,他现在还是公司那边的职位,年终奖公司也有一份的。

        “明后天过年,初三我来接你?”杨如意走的时候问他。

        经纪人也没有假呀,这还是季铭,各个卫视的春晚,还有年终商演,都推掉了无数,不然杨如意且有的忙。

        季铭点点头:“好。”

        过年期间,大家都休战,过了大年三十、初一、初三这三天,战火就会重燃了。倒也不是大家有共识,而是这三天,舆论主要集中于对春晚的吐槽,以及各大官媒的专题节目都必须要有姓名,上头都盯着,谁要是大年初一来个大丑闻,不是给这盛世抹黑么。

        过了敏感的那几天,就要开始警惕起来,对方那篇文章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只是种下一颗种子,后面肯定还是有招数的,高段的营销就是这样,羚羊挂角,这一锤子那一榔头,等到最后图穷匕见之后,已经用不着再去做什么,之前布下的子儿,一颗一颗都会自己出来,把想要弄死的一锤一锤锤死。

        这就是流量时代的玩法——只需要给出高质量的素材,自然有大把的人去帮你搞事。

        ……

        回家的感觉还是很好的,也并不累,洗个热水澡,换上带着螨虫尸体味道的居家服,人一下就放松下来了

        “上回那个参赛的事情,怎么说?”

        “年后就是开始选拔了,大概25个人进初选吧。”初晴没怎么放心上,要是连25都进不去,也就别说拜师吕思清的事情,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季铭吃了饺子,想起了嫂子……哦不,想起了宝宝。

        外头并没有什么动静,京城禁放烟花,初晴把打包盒扔进垃圾桶——俩小可怜吃的是外卖,然后到沙发上跟季铭挤在一块看倒数。季铭没心思看倒数,他就想把初晴倒过来翻过去。

        “咳,宝宝,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初晴往中间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你说。”

        “……”季铭绕过去揽住她:“当时我拍完《遇仙降》,做绿皮儿火车回家……火车攀上了那山,那山都一对对的,火车又钻进了隧道,进去,出来,进去,又出来……能听见咝咝啦啦的小瀑布水声,伴着没见过的鸟儿,啊,啊地叫唤……那轮子哐嚓哐嚓地撞击在铁轨上,你得绷直了腿,不然就被撞的晃来晃去,一惊一乍……颜色一点也不单调,红的似血,白的茫茫一片,润的像牛奶洗过的天,叫人想要伸手去抚过……一路上,隧道那么多,一山比一山高,攀上一山又上一山,有层层叠叠的林子,太远了黑漆漆看不清树种,就能看见那叶子上好像都密密麻麻地带着露滴似的……真的好美啊,就像是到了那传说中的仙境里。”

        嗯……

        这故事说了大半夜,初晴都听累,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