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如意小郎君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章 唐大人威武!【第三更】

第四百三十章 唐大人威武!【第三更】

        唐宁从院外大步走进来,这里是兵部司,他是兵部郎中,虽然只是暂时的,但要是让这群家伙在这里闹开了,丢的也是他的面子。



        突如其来的呵斥声,让众人争吵的声音顿了顿,唐宁走过来,扶起吴郎中,问道:“没事吧?”



        吴郎中捂着鼻子,眼中浮现出一丝感动之色,说道:“我没事,唐大人快去请聂侍郎过来,只有聂侍郎能镇得住他们……”



        “聂谦?”有人瞥了瞥嘴,不屑道:“聂谦现在也只能耍耍笔杆子,还想镇住谁?”



        唐宁放开吴郎中,转身看着这些人,开口道:“这里是兵部司,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在这里,都给我老实点!”



        刚才险些挑起战火的那名粗犷汉子看向他,问道:“你是谁?”



        吴郎中立刻介绍道:“这位是新来的唐郎中。”



        那粗犷汉子看了看唐宁,哈哈大笑,说道:“兵部还真的是没人了,小家伙裤裆里的毛长齐了没有,就学人家当兵部郎中……”



        “你不服?”唐宁看了看他,问道:“不服比比?”



        吴郎中愣了一下,立刻道:“唐大人,别冲动,别冲动……”



        “比比,你要和我比比?”那汉子也是一怔,随后便看着周围众人,大笑道:“听到了吗,他要和我比比?”



        唐宁看着他,淡淡道:“怎么,不敢?”



        “老子先让你三拳!”那汉子锤了锤自己的胸口,说道:“来,朝这儿打,老子要是哼一声,就算我输!”



        他的身体魁梧无比,站在那里,就能感受到盔甲下健壮的体魄。



        相较而言,唐宁就只能算是瘦胳膊瘦腿了。



        这显然是赤裸裸的羞辱,兵部司的官员们脸上露出屈辱之色,十六卫的诸多校尉,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显然是在等着看笑话。



        “三拳就三拳。”唐宁笑了笑,说道:“站好了。”



        “快点儿。”那汉子挥了挥手,说道:“磨磨唧唧的,不像个男人……”



        “急什么?”唐宁撇了他一眼,右手握拳,随意的击在那汉子的胸口。



        砰。



        看起来只是随意的一击,却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那汉子的身体直接倒飞出去,他摔倒在地,整个人有些发懵,挣扎了两下,才勉强爬起来。



        这还是唐宁留手的情况下,他练的是内家功夫,真要是全力打在他胸口,刚才那一下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吴郎中和兵部各官员已经愣在了原地,他们何曾见过轻飘飘一拳将人打飞出去的场面,其余人皆是诧异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汉子,脸上的表情难以置信。



        “还有两拳。”唐宁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那汉子,问道:“还来吗?”



        那汉子捂着胸口,面露惊惧,他自然能够感受到唐宁刚才没有用全力,即便如此,他也招架不住,再来一拳,他怕是连爬都爬不起来了,立刻道:“不来了,不来了……”



        有人看着那汉子,忍不住道:“魏大头,你行不行啊,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就把你吓住了?”



        那汉子揉了揉胸口,大声道:“放你娘的狗屁,有本事你自己来!”



        唐宁站在衙前,面对他们伸出手,说道:“要不,你们一起来?”



        嚣张!



        十六卫诸校尉,在他的脸上只看到了嚣张这两个字。



        就连刚才扬言让他三拳的魏老二都没有他这么嚣张。



        身为禁军将领,居然被兵部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给小视了,这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



        不过,刚才他的那一拳,也让他们深刻的认识到,这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兵部郎中,似乎没有那么弱。



        此刻的唐宁,在兵部诸人,尤其是吴郎中的眼里,可就不是嚣张了。



        霸气!



        兵部每年都要和十六卫这些人打无数次交道,早就看不惯他们的作为了,唐郎中这次,可是替他们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虽然唐宁足够嚣张,但那十几人也没有一涌而上,有一人走出来,说道:“我先向你讨教讨教。”



        他话音刚落,便双手握拳冲了上来。



        只不过,当他抬臂挥拳的时候,才发现前方已经没有了人影。



        “小心!”



        身后的传来的提醒,让他整个人汗毛直竖,只不过,并未等他做出什么举动,便觉得颈间一痛,眼前发黑,软倒在地。



        唐宁一记手刀敲晕了这位校尉,心中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



        经常和唐夭夭苏媚李天澜厮混,身边还有老郑这样的高手和老乞丐那种变态,就算他的进步再大,还是谁都打不过,和唐夭夭切磋了几次之后,他就更加想念已经回到草原的小蛮妞。



        但是在外面就不一样了,如果连几个徒具蛮力的家伙都摆不平的话,又怎么对的起他这两年来所受的虐待以及自信心受到的打击?



        人不可貌相,一照面就有两个人失去了战斗力,这位兵部郎中显然身手不俗,远超他们,事关禁军的尊严,为首的一人看了看他,沉声道:“一起上!”



        众人向唐宁围拢而去时,兵部司的官吏立刻就爆发了一阵哗然。



        “十几个打一个,你们禁军都这么不要脸吗?”



        “唐大人,小心!”



        “唐大人,后面有人想偷袭……”



        众人纷纷开口,为唐宁提醒,不过这提醒很快就变成了欢呼。



        “唐大人------揍他们,狠狠的揍他们!”



        “唐大人威武!”



        ……



        一打十四,唐宁其实还有很有压力的,如果他们不是赤手空拳而是都手持兵器------如果是这样,他刚才一定不会那么嚣张。



        军中的训练,多是对于体魄的打磨,他一个人,对上十几个训练有素的精兵,只有逃跑的份,但这些人空有一身蛮力,根本谈不上配合,他对付起来反倒游刃有余。



        很快的,十余人便都躺在了地上,不是不能爬起来,而是不敢爬起来,对方下手极重,中他一拳,可不轻松。



        唐宁活动活动了筋骨,问道:“还有人不服吗?”



        没有人吱声,这些禁军校尉都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低着头,满脸羞愧。



        十几个人打一个,还被人一锅端了,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十六卫的脸可就真的丢尽了,以后在这兵部,更是抬不起头来。



        “既然没有人不服……”唐宁走上前,说道:“现在可以好好的坐下来谈谈吗?”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道身影大步的从门外走进来。



        兵部左侍郎聂谦听闻十六卫和吴郎中因为抽签的事情发生了争吵,立刻便赶了过来。



        踏进院子,看着兵部司满地的狼藉,再看看躺在地上的禁军校尉,聂谦怔了怔,大怒道:“竟敢在兵部殴斗,你们当我兵部是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