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北洋新军阀在线阅读 - 第643章 没出息的君,伪君子的臣

第643章 没出息的君,伪君子的臣

        从阶下囚又重新受到了礼遇,第二天一大早,上百匹快马组成了骑阵,护送着史可法出了扬州城,旋即在江边,他又是大开眼界,横亘在江上足足十多条三桅大帆船,两层的甲板露出来了密密麻麻的炮口,一面面毛字大旗被江风吹拂的猎猎飞舞着。

        随着侍卫的扈从登上庞大的东江战舰,一股子庆幸却是在史可法心头油然而生,他不是庆幸自己,而是庆幸整个南明王朝。

        都说南船北马,可这毛珏偏偏犯邪,出身辽左蛮荒之地,却连战舰都如此精通,而且东江的火力也让他见识到了,让历朝历代北方君主头疼止步的长江天险在这样的炮舰面前,简直是纸糊的。

        毛珏的要求简直可以说是苛刻!可是在有能力夺取南京,灭亡南明王朝时候可以提出这种条件,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仁慈了,毕竟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大的恩赐了,并且假以时日,说不定真的还有机会!所以哪怕这个秦桧,史可法都当了!

        史可法却没有注意到,目送着他乘船离去,在江风中被吹拂的猎猎作响的衣玦,毛珏自己却也是松了口气的模样。

        他是真被这些江南士族那钻营能力给吓到了!送走了史可法,也等于送走了他心头的一个包袱。

        “是浴火重生还是轰然倒塌,你们就先自己玩吧!”

        满是轻松,带着嘲笑哼了一句,旋即毛珏又是满带笑容,回身对着昨晚被他拉出监狱,还绑着一身绷带的黄得功轻轻晃了晃抱紧的拳头。

        “黄大人考虑如何,你是真忠呢?还是仅仅忠于自己一个名声?”

        那笑容,就仿佛奸商要推销出去冷藏了四五十年的僵尸鸡爪猪蹄子那样。

        ........

        这些天让江南自行酝酿,也在为或许即将打响的渡江之战隐藏实力,毛珏的舰队一直在徐扬与舟山之间溜达转圈玩,这还是第一次正式亮相在江南士人面前,三十到四十五米的舰身,蜈蚣眼睛那样阴森对视着的炮窗,中午时分,当这支舰队出现在南京下关前的江面上时候,对于已经犹如惊弓之鸟的南明朝廷来说,不啻与寒冬腊月又被浇了一大盆凉水那样,寒彻心扉。

        靠着江岸的渔船商船就像是鲨鱼面前的小鱼苗那样,狼狈的寻江而上或者顺流而下,四散而逃,已经受过一次惊吓,逃跑有了经验的秦淮画舫则是高高挂起了白旗,摇着蜈蚣一般笨重的橹朝着秦淮河上游躲避去,岸边上的人群更是犹如大雨天的蚂蚁那样,推着人力独轮车的脚夫把车子丢在一边撒腿就跑,车上的客人也顾不得什么富贵态了,连摔了几个跟头之后也是从地上狼狈而逃。

        短短十几分钟,繁华的南京口岸几乎逃的已经看不到人了。

        大明朝有两个造船巅峰期,其一是永乐年间郑和的宝船,其二就是嘉靖年间的抗倭战争,当时据说大明朝有两万条大小战舰漂浮在近海上,从数量上甚至已经比肩了巅峰时候的荷兰人,可惜的是,西方造舰是一直以来的国策,前后传承,蓬勃发展,可大明朝却仅仅是昙花一现,戚家军横空出世,丰臣幕府也渐渐平息了日本战国,没了外部威胁之后,大明的舰队又是在缺乏财政维护中,停泊在港口满满的腐朽溃烂殆尽了。

        号称南船北马的南都竟然都没酬和出什么像样的舰队,只有巡江道二十多条东江早已经淘汰那种苍山船大米艇之类的缩在岸边瑟瑟发抖,出来防御的还是南京禁军一帮子陆军。

        看着沿江推出来的青铜小炮,列着凌乱阵形的南军鸟铳手与弓箭手们,就算史可法都感觉到了一阵阵苍白与好笑。

        东江这舰队压境也在南明士大夫乃至皇室中引起了极大的恐慌,这还没等开战,这弘光皇帝朱由崧竟然在马士英保护下先逃了,跟着一块走的还有东阁大学士姜曰广,御史大夫高弘图,刑部尚书刘宗周等等东林君子,美其名曰,挂冠而去。

        满是惊恐,礼部尚书钱谦益,大学士王铎以及勋贵赵之龙,魏国公徐久爵等一小半则是出城相迎,在京营背后哆哆嗦嗦等着,看似督战,实际上却是打定主意一但北兵破城,就率先提出归降,在新政权来争夺个比较好的政治地位。

        至于东林理学所提倡的去人欲存天理,忠于君事,抱歉,暂时想不起来了!

        就这剑拔弩张中,巡视在长江中心已经大半个时辰的东江水师却是一点儿也没有攻上来的意思,反倒是放下了条大艇,一杆烧出俩窟窿的史字大旗高高悬挂在船头,奔着江岸急促的摇了起来,这仗还没打就生怕伤了来使触怒毛珏,徐达的后代徐久爵还有辅国公朱国弼,礼部尚书钱谦益已经是焦虑的在岸边高声挥手叫嚷。

        “两国交战不杀来使,不许放箭!不许放箭!”

        史可法也够有面子的,南京禁军夹道欢迎,还有江防总督亲自迎接,然而见到史可法之后,管是徐久爵还是钱谦益的都明显露出了失望切嫉妒之色,满是嘲讽,钱谦益还乐呵呵的一抱拳。

        “左公高徒史阁部,今为摄政王使我南都,不知有何贵干?”

        这话明显讽刺他没有死节,反倒是投靠毛珏,把他当了外人,可钱谦益说这话时候浑然忘了自己是怎么通北的。

        不过和他这个怕死鬼是截然不同,史可法虽然无大才,可这份忠节还是令人赞叹的,死尚且不怕,何况一句讥讽,脑门上汗水都顾不得擦一下,甩着大袖,他是急促的大声叫嚷着。

        “钱大人,是非缘由过后解释,本阁现在要马上入宫面圣,事关我大明的生死存亡!要快!快!”

        到底是东林近枝出身,太了解东林人士这幅德行,刚喊完这话,史可法又是直接回身指向了江中,指着那些一字排开,黑黝黝的炮口对着江岸的东江炮舰大叫着:“午时之前,如果得不到回复,毛逆大军就要炮轰南京城了!”

        什么大道理都没有大炮好使,本来还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抨击史可法一番的南京群臣立马大惊失色,真是屁话都每多说一句,簇拥着史可法急急匆匆的进了城。

        可令群臣尴尬的是,皇帝跑了!无奈之下,史可法只好连跑带颠的再次出城,划船到了江中,也行好舰队得到的命令仅仅是吓唬,照着江边一片无人仓库狂轰乱炸之后,在那东林士人,江南世家老脸惨白中放下狠话来,明个中午再来!再没有答复就真把应天打成一片石头堆。

        目送着这些杀人机器顺流而下消失在了目光中,不管钱谦益还是史可法无不是都重重松了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他们后背已经全都湿透了。

        可谈南京城还有南都禁卫三万,背后还有坚城可以依靠,可人却没了必胜之心,让区区几千人舰队吓了个屁滚尿流,这南明败絮其中可见一斑。

        不过不得不称赞,逃跑方面朱由崧还是很在行的,李自成破洛阳,他就是一道从洛阳狂奔到了凤阳,这才小半天时间,他快马都要奔出苏南,溜进浙江了,还是几个勋贵快马玩了命的跑,这才在苏州附近把三百多斤的皇帝给追了上。

        而且追上去之后,朱由崧竟然还不相信北军没有攻城,死活不肯回去,最后还是几个勋贵满头热汗说动了护甲的大学士马士英,马士英强令御驾北转,这功夫又耽搁了足足半个多时辰。

        当朱由崧返回南京皇宫时候,已经是半夜,可此时谁还管什么宫规不宫规的,文武百官,勋贵大臣只要够资格上朝的全都聚齐了,整个宣政殿灯火通明,甚至就算没资格上朝的几品小官都趁着今天混乱守卫空虚,躲在了宫外偷听。

        没办法,这可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官运亨通?

        朝堂当中,这些自号清流名士的江南名秀那丑陋嘴脸也是显露无疑,一方面要标榜自己是忠臣义士,离着史可法远远地,生怕挨得近了沾染什么污名那样,可偏偏自从回了南京城之后,史可法对北事绝口不提,毛珏到底是什么态度,派他来到底是什么目的,又是勾的每个人都是心痒痒,跟着心急如焚,在边上围着,一众大臣又恨不得贴他身上去。

        养气功夫上,史可法算是非凡了,任凭身边同僚叽叽咋咋,或是小声嘲讽,亦或者大声怒骂,他就是垂头闭目,闭口不言,真正的宠辱不惊那样。

        这焦躁的等待一直持续到了一声尖锐的声音刺耳的在朝堂上想起。

        “皇上驾到!”

        “臣等叩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也是急不可耐,在大太监田成的搀扶下,一双粗短的萝卜腿儿迈动如飞,朱由崧难得自己快步的跑上了龙椅,没等众臣行礼完事儿,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向前探出了半个身子。

        “大学士,摄政王到底何意?”

        “史先生,朕求你,你一定要为朕多美言几句啊!只要摄政王答应封朕为福王,占有河南封地,不,一半,给朕一半封地就行!朕就出城归降!”

        皇帝都没了保护国家的心,整个朝堂上,跪在地上的群臣脸色亦是跟着纷纷铁青起来,扼腕叹气不止,这道德的双重标准再一次显露了出来,今个“挂冠而去”的高弘图是满心愤懑,恼怒的拍着大腿跪直了身子,痛心疾首的高呼道。

        “陛下乃天子,圣人!大行皇帝万历爷的亲孙子,当与国共在,怎能向辽东野人,那个粗野武夫屈膝下摆呢?陛下如此,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陛下三思啊!”

        跟着,一帮子大臣也是纷纷跪地,沉重的磕起了头来。

        现在史可法倒是有点理解马士英了,今个群臣的丑态他可是见识的淋漓尽致,一下午时间,把这些衣冠楚楚的同僚叫回来就花了大半力气,几百骑的战马跑的气喘吁吁,如今却是来装好人了,道貌岸然简直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在一群为君子中,真小人也显得可爱了起来,顶着群臣,之前被打做阉党的兵部尚书阮大铖是勇敢的站了出来,义愤填膺的高呼着。

        “今北军临城,汝等何在?如今却又是惺惺做谈?汝等何其无耻也?”

        “况且明日无答复,北军重炮即将临城!扬州一战,摄政王万炮齐鸣,守军顷刻骨削肉糜,城池崩塌,百姓死伤狼藉,汝等难道要为了自己沽名待誉,让应天也有此一劫,陷陛下于为难当中吗?汝等端得不为人臣!不为人子!”

        这就是东林党的能耐,理亏气不愧,听着阮大铖指责,左都御史李沾是脸不红心不跳的跪直了身体,高昂的拜道。

        “群臣这也是各归乡里,散尽家资,号召义兵要与北寇决战到死!汝一阉党余孽,有何脸面在诸公面前同殿为臣,侃侃而谈?最无耻就是汝等无节无义之人,若不是你等?大明如何有今天?”

        骂完了之后,这李沾又是对着弘光重重的跪拜了下去,砰砰的磕着头道:“臣等恳请陛下,斩此奸臣!”

        东林党一贯的大招,满屏幕攻击,跟着这左都御史,呼啦一下又是足足好几百人蒙地跪在地上,一起重重的磕着头。

        “臣恳请陛下,斩此奸臣!”

        听着这一片片的,阮大铖一张老脸气的铁青,情不自禁的冷哼出了声。

        可就在这党争又打的风起云涌时候,一声怒吼却是从殿上猛地响了起来!

        “够了!”

        的确,朱由崧昏聩,懒惰,贪婪好色,可照比崇祯皇帝他唯一的优势就是不死要面子,大丈夫能屈能伸!

        “国家旦夕存亡之际,你们一个个还为了一己私利,吵吵闹闹个没完,你们才是都该杀!”

        皇帝毕竟是皇帝,头一次朱由崧大发雷霆,还真是把群臣给震慑住了,一个个大臣瞠目结舌的跪着,大气儿都不敢出。

        可惜,朱由崧这却是帅不过三秒,这才唬住了群臣,他又是陪满了笑脸,对着史可法点着头讨好的问道:“先生就别兜圈子了,摄政王到底命你来如何谈判,大家有时好商量吗!”

        此时的史可法明显有点心灰意冷的态度了,他是跪直了身子,重重的抱着拳冷声说道。

        “回陛下,臣师承左大夫!老师教导的第一课就是忠君孝父,臣一刻都不敢忘,臣非投毛逆,臣还是陛下的臣子,一但江山颠覆,臣愿意死在这丹殿上以死报国!毛逆无命臣尔!”

        “那你回来干什么?”

        就算史可法生生泣血的表示效忠,朱由崧依旧来了个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笑脸也没了,没好气的冷哼哼着。

        “回陛下,那毛逆向臣提出了一条提议,臣认为有益于江山社稷,故而厚颜未死于扬州,带回南京听凭圣裁!”

        “毛珏意欲求和!”

        一瞬间,整个朝堂宛若被魔法冰封了那样,不管皇帝和群臣都是鸦雀无声,目瞪口呆,整个殿内,仅仅能听到夜风在幽幽呼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