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空降1630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重回海参崴

第五百九十三章 重回海参崴

        高峻山带着三位老臣在孟买玩了半个月,然后又坐上了豪华列车去坎大哈,这时的坎大哈已经归属波斯,波斯是华夏的坚定的盟友,所以华夏国帮助波斯在坎大哈也修建了火车站,这条铁路线是通向波斯全境,当然也通向华夏的西疆。

        他们在坎大哈游玩了数日,又乘豪华专列到了西京,然后又从西京去蒙古,豪华专列穿过蒙古大草原,再一路向东,最后来到了海边,9月3日这一天,高峻山的豪华专列缓缓地开进了海参崴火车站。

        从蒙古过来,一路都没有下过车,列车一进站,百里沙、刘鸿儒和田文居就往站台下跑,虽然火车上很豪华舒适,但是活动空间小,三位老臣经不起这么长时间的颠簸。

        高峻山跟在他们的身后,笑道:“你们走这么快干什么?”

        “皇上,这里的空气多新鲜呀,走快两步可以多吸一口呀!”走在最前面的田文居说道,然后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多久没有呼吸到新鲜空气了,舒坦,太舒坦了!”

        高峻山这次来海参崴是与他的六位夫人约好了的,她们在美洲也玩腻了,现在已经在新乡至海参崴的万吨客轮上,九月份的白令海是可以通航的。

        高峻山带着三位老臣住进了海参崴最豪华的四海大酒楼,四海大酒楼就是之前的四海客栈,酒楼的地址没有变,面貌却完全变了。

        现在的四海大酒楼是一座十八层的雄伟建筑,整座大夏都属于四海大酒楼,高峻山包下了大酒楼的十二层。

        时间过得真快,五年前高峻山就是在这里乘坐战列舰去美洲的,现在变成他这里接等候从美洲回来的六位夫人。

        三位老臣是第一次来海参崴,他们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鲜,特别是对于吃,这几天是他们最高兴的日子,四海大酒楼的十二层有客房也有餐厅,三位老臣在这家餐厅从早吃到晚,几乎吃遍了东北菜。

        第三天,从北美来的客轮进港了,高峻山早早就来到了海参崴码头等候。

        海参崴的码头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由于这里与京城的铁路已经修通,所以这里的航运也繁忙起来,主要是承担了与北美的货物运输,特别是在九月份,更是海参崴码头繁忙的季节,这里的码头是全国最大型的码头之一,它能够同时停泊三十二艘万吨巨轮,另外还有十八个万吨以下的泊位,只是由于白令海的特殊情况,海参崴码头平时只开发十个万吨轮泊位,而在九月份,这三十二个万吨泊位就会全部开放。

        高峻山乘坐的中吉普直接就开进了海参崴的二十五号码头,他的六位夫人所乘坐的轮船就是在二十五号码头停泊,只是现在万吨轮还没有进港,二十五号码头已经在做轮船进港的一对准备。

        码头负责人把高峻山领到贵宾候船室,并让服务生泡了一壶茶,然后他对高峻山道:“山长,学生现在忙得是分身无术,还请山长体谅,皇后娘娘所乘坐的轮船还有十五分钟就要进港了,您先在这里坐一会。”

        高峻山道:“朕也知道现在是码头上最忙的时候,朕不会怪你的,你去忙你的吧!”

        这位负责人向高峻山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就退了出去。

        还差十五分钟,高峻山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钟指向九点一刻,这么说九点半钟轮船就要进港。

        他耐心地着在沙发上边看报纸边喝茶,李德容和李虎两个人守在候船室的出口和入口,防止有人意外地闯进来。

        高峻山看的是今天的报纸,这是一份《华夏日报》,因为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所以他只是大略地浏览着。

        头版是一篇介绍金州(澳大利亚)大力发展钢铁工业的报道,并且预计明年的钢铁产量可以突破一亿吨大关。在头版还有一篇关于庆祝英国女皇二十一岁生日的倡议书,文章建议在女皇生日的那一天,全国放假一天。

        高峻山想起来了,八妹的生日是九月十日,再过七天就是她的生日了。

        他把报纸翻到了第二版,这一版是国际经济版,主要刊登世界各地各种商品的价格,以及华夏出口商品到各个国家的离岸价和到岸价,同时还刊登了各国货币与华夏币、白银和黄金的汇率。

        由于华夏劳动生产力大大地提高,主管金融的户部对华夏币的汇率进行了一次较大的调整,这次的调整是分阶段来进行的,目前一元华夏币相当于二两白银。

        高峻山又浏览了一下农业版,这个版块介绍了华北大面的农业丰收的情况,华夏的粮食现在不但可以自给自足,而且还开始向欧洲出口。

        高峻山又翻到了文学艺术版块,他还没有细看,就听到候船室的喇叭响了起来:

        “各位接船的亲友们注意了,从北美新乡开来的轮船就要进港了,从北美新乡开来的轮船就要进港了,接船的亲友们请准好接船的准备,由于旅客太多,请接船的亲友按次序排好队,不要在码头上拥挤,以免发生意外。”

        高峻山放下报纸,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是九点半了。

        他站起身走到出口处向外张望,果然看到一艘万吨轮正缓缓地向二十五号码头靠过来。他想走出候船室,李德容拦住了他:“皇上,您不能出去,我们不是说还了吗,就在这里等皇后娘娘,外面的人太多,如果让旅客知道皇上您在这里,场面就不好控制了。”

        高峻山收住了脚步,道:“朕不出去就是了,朕就在这里看一眼大轮船。”

        贵宾候船室的进口和出口都有高峻山的侍卫把守着,整个港口,除了刚才那位负责人知道是皇上在贵宾候船室,再也没有谁知道皇上在这里。

        一声汽笛声,轮船已经稳稳地停靠在了二十五号码头上,船上的水手们和码头上的水手们正在忙碌地固定缆绳,又等了十分钟,终于看到绿灯亮了,这说明船上的旅客可以上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