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吧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在线阅读 - 1322.第1322章

1322.第1322章

        东方丰远一听到女人在吵架,他就觉得头痛。

        “要吵你们找个地方吵个痛快,少在我面前玩那些无聊的宅斗。还有夫人,如果连一个小丫头你都管不好,那么为夫就要好好来评估一下你的能力了。”

        “老爷。”慕容以不依,觉得很冤枉,“为妻还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才不跟东方恋这个丫头一般见识,否则依照为妻的手段,早就没有这个丫头的地儿站了。”

        “呵呵,大夫人好厉害的手段呀。”

        东方恋轻蔑地笑了笑,“难道大夫人想象上次一样,赶我离开左相府吗?大夫人就不怕外面的流言蜚语吗?”

        东方恋得瑟地挑挑眉头。

        “老爷,这个丫头我是管不了了。”

        慕容以气不过,向东方丰远说了一通置身事外的话,“以后若是这个丫头闹出什么出丑丢脸的事,老爷也不要怪责为妻。

        “依为妻的想法,这个丫头太倔,也欠修理,应该找个尼姑庵让她长住,跟着尼姑们学下佛法修身,去去她的戾气。可是老爷定然不答应的,所以为妻也懒的管了。”

        “到最后谁去尼姑庵还不一定呢。”东方恋笑得意味深长。

        哼,尼姑庵,连尼姑庵也没得她住,免得污染了人家道姑的高洁。就慕容以,她配吗她?

        “恋儿。”

        哼,尼姑庵,连尼姑庵也没得她住,免得污染了人家道姑的高洁。就慕容以,她配吗她?

        “恋儿。”

        东方丰远凝重地看向东方恋,“恋儿还认我这个父亲吧?”

        “那是……当然。”稍稍收敛了点。

        “那恋儿你就好好的,安份点,不要让为父的操心。可好?”

        “嗯,爹我知道了……”

        靠,东方丰远他是哄三岁小孩呢。

        先不跟这老男人一般见识了,等离了这左相府,有慕容以好果子吃。

        这老女人不是要跟她去天龙寺上香吗?

        好,她就让慕容以这老女人毕生难忘这次上香的经历,呵呵。

        ……

        恋阁。

        东方恋回到恋阁,吹着口哨坐在那张摇摇晃晃的竹椅上,绿儿和柳儿交换一个眼色,显然觉得她们家小姐心情很好。

        可,怎么会呢,刚才大夫人不是说要与她们家小姐一起去上香吗?大夫人明明就在想鬼主意恶整她们家小姐吧?

        “小姐,你不担心吗明天?”

        柳儿先憋不住了,问。

        “担心?那是什么东西?”

        东方恋站起来,一脸不屑。

        “大夫人呀……柳儿虽然不是绝顶聪明,可也是知道大夫人要小姐你陪她一起去上香,那是……绝对不是好事。”

        “呵呵,应该不是好事,不过,那是对于她来说。对本小姐来说嘛,就是好事一桩了。”

        “哦,怎么说?”

        “把淡二叫过来。”

        东方恋对绿儿说。

        淡二和淡三这些天是在东方冀身边保护东方冀的,不过东方恋看保护东方冀这事儿,淡三一个人就可以搞定,就让淡二干别的事情去吧,正好她人手有点儿紧。

        没一会儿,淡二来了。

        这是淡二与东方恋为数不多的见面。

        自从来了左相府,淡二与其他武士一直都很守本份,东方恋叫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别的想法。

        “小姐,你找我?”

        “嗯,这些事在左相府,感觉怎么样?”

        东方恋看了一眼淡二。这淡二跟淡一差不多的年纪,不过二十岁吧,有着关外人的粗犷,身型高大,一双眼睛如豺狼般的凶猛。

        “回六小姐。很好。”

        淡二言简意骇,不过看他的神色已经充分表明了对如今的环境的满意。

        “淡二,你们都是关外的人吧?”

        “回小姐,是。”

        “哦,关外的生活环境是怎么的?我都没有去过那地方,也没有怎么听过,只知道……那里一般人好象生活得挺苦呀。”

        “是的,小姐。”

        淡二和其他加入阎罗杀的武士一样,在关外其实只是一个任人凌辱的奴隶。

        没有人想过那样的生活,于是有了机会,他们便逃离了那个如地狱一样的地方,来到苍凰大6。

        不过苍凰大6也并不是一个天堂,是另一个适者生存的地方。

        在苍凰大6,在阎罗杀,他们可以生存下去的倚仗就只有武力。

        “跟我说说关外吧,,。”

        东方恋忽然对这些武士来自的地方感了几分兴趣,或许是为了更了解她身边的人吧。

        东方恋忽然对这些武士来自的地方感了几分兴趣,或许是为了更了解她身边的人吧。

        “是,小姐。”

        于是淡二尽所能的给东方恋说说关外的环境,民情,以及关外惨无人道的奴隶制……虽然他一点都不想回忆那个地方,可是,如果主人感兴趣,他也只有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她。

        “这么说来,你的父母在很早就过世了?”

        东方恋听了淡二的身世,一阵感触。

        “是,关外的生活非常苦,我的父母整天劳作,很快就因劳累而死了。而淡二,很早就没有了爹娘,又是奴隶籍,淡二对那里的君主没有任何感情,于是趁着牧羊的时候逃了。与淡二一起离开的,还有几个一起长大的伙伴,不过他们都被逮回去了。他们的下场应该非常凄惨吧,逃跑失败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

        那便是死!

        东方恋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淡二,你愿意以后只跟随我一个人吗?无论我叫你做什么,你都会执行?”

        “是,小姐。阎罗杀的规矩,跟随了新主人后就必须服从和效忠。否则阎罗杀不会放过我们,我们也便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这样说我倒要感谢阎罗杀呢,是个很好的培养人才的地方……”

        值得她花这么多钱买来淡二他们。

        “淡二,这是我要你做的事情。”

        东方恋将一张纸条交给淡二……“你认识字吧?”

        “识得几个,加入阎罗杀之后,他们有让我们学习了一些苍凰大6的文字……”

        当淡二看到那上面写着的是什么之后,他有些吃惊。

        淡儿看着东方恋,“小姐,你……真要这么做吗?”

        “有问题吗?”

        东方恋看着淡二。

        “没。既然是小姐吩咐的,那么淡二一定会做好的。”

        “嗯,不能有所闪失,看你的表现了。”

        “是,小姐。”

        ……

        淡二走了之后,柳儿略有些好奇,望着东方恋,“小姐,你让淡二去做什么呀?”刚才淡二的表情有些奇怪。

        “没什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少好奇。”

        好奇害死猫,柳儿虽然胆大心细,但此事还是先保密吧,免得打草惊蛇。

        ……

        东方恋草草吃过了午饭后,本来想睡个午觉的,可是居然收到了一张贴子。

        是邀请她到天香楼的贴子,送贴来的人是太尉府的。

        “六小姐,我们世子已在天香楼等你了。请六小姐移步。”

        “好。”

        东方恋二话不说,便跟着那人走了。她认得这人,欧阳秀身边赶车的,叫余伯吧。

        ……

        天香楼,天字一号包厢。

        上次东方恋来过这里,也是在这里她结识了龙景狂……

        龙景狂,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他了,算算也该是再次施针的时候了,他身体的毒还没有完全被排出。嗯,一会儿见了欧阳秀之后,便去景王府看看龙景狂吧。

        “恋儿。”

        听到脚步声,欧阳秀已经站了起来,迎接东方恋。不知道为什么,即将见到东方恋,他居然有些……紧张。

        听到脚步声,欧阳秀已经站了起来,迎接东方恋。不知道为什么,即将见到东方恋,他居然有些……紧张。

        面见凰国皇帝的时候,他都不会感觉紧张的,只是见一个……朋友,为什么却会有些……紧张呢?

        “秀。”

        东方恋独自踏入包厢内,丫环柳儿及余伯都守在门外。

        东方恋一袭浅色的衣衫,打扮得并不是特别用心,可是配上她清丽可人的面容,便多了几分出尘以及别样的灵动。

        欧阳秀看到这样的她,怔了一会儿。接着,笑开了。

        他的笑容好美,神丰气朗,一身象牙白的衣服衬得他更是英气迫人。

        桌上,已经点了很多香气袭人的佳肴,还有美酒。

        “坐吧,恋儿。”

        欧阳秀招呼她入坐。

        “好。”

        东方恋也不客气了。动作自然,坐在欧阳秀对面。

        “秀,找我来有什么事呢?”

        与他相处自然,自从辩论盛会那天以后,东方恋便没有再见过欧阳秀了,但是她知道他这些天一直在外面活动,便是为了查找那天刺杀他们的那批杀手。

        相信欧阳秀手上掌握的资料,证据,并不会比龙起津少。

        不过欧阳秀一直没有来找她,应该是不想她操心这事吧。

        他向来对她这么照顾周到,体贴入微的。

        “那天刺杀我们的人是苍一阁的人。”欧阳秀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进入主题,“但是,我们并没有逮到幕后的人,只是一个小喽,她叫刘婆子……”

        “嗯,这事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

        欧阳秀诧异了一下,东方恋这些天很少出门吧,她怎么会知道的?

        “是龙起津。”

        东方恋也不瞒他,“我利用了一下龙起津,让他帮我找指证幕后人的证据。可是他说,幕后人做得很干净,只是抓到刘婆子。大理寺那边正在严刑迫供审问刘婆子……我的人查探说,那刘婆子在狱中要自尽,是不是?”

        “我正是为了这事情找你出来的。”欧阳秀想了想,“如果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别说恋儿你不甘心,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别看欧阳秀看着一派书生气,谦谦君子,不爱计较,但是只要是惹上他的人,没有一个是随便就可以脱身的。

        这便是他欧阳秀,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东方恋所欣赏的,也正是他这种性格。所以前世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跨越了性别。

        “是呢,我不甘心。”

        东方恋叹息。

        所以她加紧调查那刘婆子的一切事情,希望找到刘婆子的弱点,令她开口。人,都是有弱点的,她并不相信那刘婆子就不是人,她会没有弱点?只是可能她的弱点被慕容以紧紧抓住,所以她宁愿死,也不能背叛慕容以……

        “你有什么想法?”

        欧阳秀一时看向东方恋。

        “等。”

        东方恋说,“那刘婆子想自杀的企图不是被现了嘛,想怕大理寺那边也不是吃素的,既然皇后已经关注了这个案子,大理寺那边便不会让刘婆子这么快便死了。所以,我们应该还有时间可以做一些事情……”

        “既然皇后已经关注了这个案子,大理寺那边便不会让刘婆子这么快便死了。所以,我们应该还有时间可以做一些事情……”

        “就算找到了证据,可是,你觉得能掰倒那个人吗,毕竟她的背后还有两大靠山。”

        “我知道你的意思。”

        东方恋微微一笑,“我也不指望透过这次的事情就能掰倒了她,只是希望给她一些打压,让她不要这么张狂,让她堵心上一段时间而己。”

        这只是她报复慕容以的开始,而且是重要的一步,不容有失。

        “嗯,我知道了。我会帮你的。来,我们喝一杯吧。”

        欧阳秀给东方恋斟了酒。

        东方恋与他碰了一下杯,说来,这是重生以后她第一次与他喝酒呢,不由得回想起前世,他与她在野外出多次在火堆旁喝酒,那时候他们为龙起津的事情奔波着,有着一样的目标……

        她的目标是让龙起津可以坐上那个位置,而他的目标是……为了帮她。

        他说太尉府始终要选边站的,如果要在龙起昊和龙起津之间选一边,他会选择中立,站在皇帝龙弘这边是最保险的,无论二人最后谁做了皇帝,太尉府都是安全的。

        可是,他不能看着龙起津失败之后,她被连累,被清算,被处死。

        所以,他选择了与她一起,站在龙起津这边。这便是他对她的……友谊……

        “为我们的友谊,干杯。”东方恋眼睛红红的,有些激动。

        看她似乎很兴奋,一连喝了几杯,欧阳秀有些莫名,为什么她情绪看起来怪怪的呢?

        “恋儿。你喝多了。”

        他停止给她斟酒。

        “不,我的酒量好着呢。”东方恋觉得不够,第一次与他喝酒,怎么也要喝得痛快才是。“欧阳秀,你不记得啦,我的酒量很好的。”

        “记得什么?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可是第一次这样喝酒……”

        “呃?”是呢,多喝了几杯,差点将前世与如今的记忆混肴了。

        东方恋笑笑,抢过酒壶,又给欧阳秀斟了一杯,“我不管,反正我喜欢你,喜欢和你喝酒,你不许小气,这餐最多我请客。”